骨痛

骨痛

据说生命源自远古的
海洋,你如何死于
一滩积水

这国度的烟花都有不堪的前身
躲在暗黑密盒偷渡入光明节庆
执意升空焚烧夜色的和平
像极一场流星雨骤降
把大道击成坑洞累累
我们每日颠簸行车
以柔软的悬架消化不平
以震荡锻炼坚强的骨骼
高架桥是随时断裂的彩虹
仅剩灰色 如云雨昧日的暗示或明喻
所有润泽势将循暗藏道旁的沟渠
输送至遥远的江海

剩余的水懒在坑洞
轮胎不时辗过
从一个坑洞飞溅另一个
偶然溅湿国家承诺的广告牌
宣布又一座高楼将拔地擎起
而工地无所事事的金属桶和盥洗盆
叮叮当当在高论倾泻的币值
腐水最终只能沉默
任官商的密谈滋长青苔
罚单轻易销溶
成一池孑孓

我们早习惯了蚊蚋吸血
从收费站到国会
随时一根吸管插入胸膛
吮吸营养不良的血液
持续消耗过劳的骨髓
直至暮色染黑的蚊子
终于从那滩死水生出
病毒侵略你疲惫的睡眠
无从设防的梦乡如国歌所预言
你的血渗透管壁
浇在贫瘠的国土

这城市所有钢骨
都隐隐作痛
当你的生命回归如黑海的夜色
余恨郁结 浮游成
伺机复仇的卵

2017.09刊于星洲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作品吗?
请我喝杯酒,买一本诗集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