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罪恶中心喝啤酒

其实我不觉得马来西亚是个封闭保守的社会,但我们却有封闭保守的政客和公务员。吉隆坡市政局不批准本来十月初要在Publika办的“最佳啤酒嘉年华”,一个相关的理由也许是因为伊党中委里端莫哈末诺发文告说啤酒节将触怒本国回教徒,使国家蒙羞,甚至成为亚洲罪恶中心。我不知道里端住在哪个乌托邦,我住的地方老早已经是罪恶中心,而且和啤酒无关。

这里淫业横行,曾被美国列入人口贩卖黑名单;只要有钱,随便问问什么药都买得到(我不是说退烧药),刚刚才读到王室成员拥毒被控的新闻;地下赌博蓬勃,听说球队输赢还得看马来西亚大佬脸色。当然,万恶贪为首,因为什么事都能花钱了事,所以什么事都可以发生,贪污我们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这些都和啤酒无关。

Glass of IPA
Photo by radovan on Unsplash

啤酒节源自德国,德国并没有成为欧洲罪恶中心;美国的啤酒比汽水还便宜,美国也没有沦为美州罪恶中心。里端只是在用回教徒的价值观看事情,戴着绿色眼镜,世界看起来就是绿色的。而且这套价值观在我国非常安全好用,只要以教义、国情为出发点(或借口)行事,没谁敢说有错,尽管我们心底知道有多无稽,因为深知民情并非如此。

我想不起我们禁过多少演唱会,几乎每次都因为歌者形象性感。我不明白网路如此盛行,禁一场稍偏性感的演唱会还有什么意义。我很喜欢口技谐星Jeff Dunham,2014年他来马巡演,我国政府禁止他创作的木偶Achmed the Dead Terrorist上台,理由是因为恐怖份子角色的回教色彩浓厚。Dunham明知观众都要看Achmed,他让木偶乔装成“法国恐怖份子”,照样上场,括政府一记耳光。让我觉得蒙羞的不是表演者,是愚昧的执政者。同样的Achmed,在中东演过,观众笑得不亦乐乎。难道我们比中东更封闭?

某程度上是,但不是因为虔诚,而是缺乏自信。本地华社捍卫中华传统,是因为文化地位受威胁,在中港台区不会有这样的口号。在回教文化和地位都巩固的中东国家,人民不只不怕Dunham开回教的玩笑,还能一起开怀大笑。反观在这小国里的文化和信心无时无刻都受世界洪流冲击着,汉都亚要举剑喊“马来人不会在地球上消失”,正因为有消失的恐惧 — 即便是几杯啤酒,也怕被它冲得溃散了。

这些封闭保守的措施,不过是自卫(慰)心态罢了。要改变,需要胆识,政客和公务员两者皆缺,未来一定还有很多“不符民情”的活动遭禁,继续生产国际笑话。马上就发生了要禁止同志派对的事,除歧视之意明显之外,还妄顾人民聚会的基本权益。

2017.09.26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