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和随地吐痰同罪乎?

化妆形同说谎,这是我少时的观念。如果本来面目不是那个样子,刻意美化难道不算造假吗?现在,我动摇了,不知对错,因为对“谎言”的价值观已经进化,不再是当年那回事。

我写过,说谎很好。真话往往太呛,用糖衣包装一下,世界更美好。少时看少女,青春无敌,谁需要化妆呢?但有两股力量在持续撼动那种清纯的美:一是岁月,二是充斥四周的美图。无论男女,过了25就开始腐烂,你想看满城丧尸游走有损市容,还是多几个杂志美女点缀点缀呢?再者,媒体发达,那些加工的脸孔和身材不断影响我们的审美观,要求不自觉的提高,尽管那些都不是真实的。

而女人呢,要竞争比美的对象不再限于身边女人,还有大量美化的图像。居然还有人认为化妆是一种礼貌了,那意思是,不化妆等于随地吐痰,就不文明了吗?

化妆和文明在历史上几乎同时发生,据知6千年前古埃及人就开始画眼线、眼影,此后全世界没有停止过,历史是一场庞大的化妆舞会。中国人说“女为悦己者容”,一直到后来“女为己容”,不为谁了。18世纪流行的红、白色化妆品含铅,以致有人中铅毒而死,最近帮Janet Lee专辑《Cinnabar Rouge辰胭》创作的文案,名字所指正是这种致命胭脂,当真是“要靓唔要命”。

前年有一则“悲剧”新闻,某中东男结婚翌日不只要离婚,还控告妻子精神伤害,因为他醒来第一次看见妻子素颜,还以为窃贼入屋。现今化妆技术之神,很叫我这种门外汉的佬叹为观止。玛丽给我解释,大多男人根本分不出淡妆和素颜,凭什么说崇尚素颜哪?一般男人总以为化妆等于浓妆艳抹,事实并非如此。她亲身示范了一次“素颜妆”,我原是看过她素颜的,但她淡妆出现的时候,哎哟我的妈呀!我就只觉得她比平常好看,那些粉底、眼线、睫毛膏我通通探测不到。然后她一卸妆,又变回哎哟连我妈也不如。想来那个“可怜”的中东男,就是像我这种妆素难分的佬。

那么,为什么男人又不需要化妆?社会就是这样地不平等 ,男人就是没有这样的压力,除非摄影或上电视,化妆反而会被耻笑。我虽然不排斥化妆了,市容美化些没什么不好,但依然崇尚素颜,自然也没什么不好。任何的妆扮最终总要卸下,没什么比美丽的灵魂更重要、更吸引了。

2017.08刊于佳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