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有病


“拍拖多年,像老夫老妻了。”聚会时凯蒂跟大伙轻声埋怨:“我只有一个要求,要一次难忘的求婚,至少要有花,要录影留念。”

某日晚餐,男友订了中上的餐厅,突然掏出戒指单膝下跪。花,忘了。录影没安排。众目睽睽,凯蒂还是得欢欣地答应,不至于要男人长跪不起,反正以后要他跪榴莲的机会多得是。花呢?录影呢?原来男友记得,但“来不及安排”,叫餐厅经理帮忙也遭拒。算了,反正以后要他跪榴莲的机会多得是。

我调侃凯蒂:“你现在一直complain,比录影更难忘了,不是?”

这男人运气算不错,做到比最低要求更低,没立刻当场中枪还能成事,只能感谢凯蒂宽宏大量。我听过这么一宗,女人接受求婚后又推翻,因为后来发现朋友的求婚仪式更特别。我帮朋友求过婚,十数车友站在The Curve二楼桥上,待主角经过时展开求婚布条,男人就跪地秀戒指。这还玩得不够大,我还听过朋友的朋友特地办一场音乐会,自己突然上台唱歌求婚。

我只觉得求婚仪式变得恶心。我并不反对仪式,自然界中动物也有求偶的各种本能动作,比方说孔雀开屏。人类进化了,仪式当然繁复些、多变些,理所当然吧,但是求婚的意义已经被扭曲。始作俑者是把仪式无限夸大的电影电视剧,后来方便“分享”和“炫耀”的网路再把女人的需求无限扩大。

求偶本来是孔雀公和孔雀母两只孔雀之间的事,你让孔雀母看韩剧,然后她就会觉得男友开屏和别人一样,太没意思,应该要外加一场音乐会,然后找十来个弟兄们一起在台上演唱和开屏,才会“难忘”。你给孔雀母Facebook,她就想要录影了,说留念只是借口,我保证以后翻看的可能性极低,目的只是为了发脸书炫耀自己的开屏求婚有多壮观。

(后来男人也会想录影了,自己他妈的投资了那么多心力和金钱,好歹也要炫耀一下!)

男人在求婚这件事上还是别使尽浑身解数的好,理由有三。第一,你的功夫用完了,婚礼还能怎样超越?第二,你把水准提得那么高,其他弟兄怎么混?第三,就好像在餐厅点了椰浆饭,椰浆饭是肯定会送上桌的,你记得付钱就好,不必送花给侍应生。如果能走到求婚这阶段,她十之九九会答应。反正会答应……何必花那么多功夫?

 

2017.08刊于佳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