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置一面旗

有一天,某君看见公园有两人在做奇怪的事:一人在地上挖洞,挖好后另一人随即填土。然后,换地方再挖、再填、再挖、再填。某君忍不住问他们到底在干嘛,一人答道:“噢,我们是公务员,负责播种的那个没来。”

这只是一则笑话,但笑话之所以好笑,往往是因为反映了现实。

我甚少关注体坛,会注意到东运会是因为我们弄反了印尼国旗。我听说东运会其实办得不错,但只要出现一个“小小”的错误,全世界就聚焦在那污点上。印尼民情愤慨,印象中他们本来就不太喜欢马来西亚。多年前我去雅加达,在某处公园发现“XX马来西亚”的涂鸦。办展览时有位印尼访客和我谈话,离开时撂下酸溜溜的一句:“你的国家比我的好啊。”加上过去发生的虐佣事件,都弄坏了马来西亚的形象。

后来两国体育部长言和,说问题解决了。但真正的问题,其实还没解决。

首先,这个错误,是谁犯的?追踪到编辑册子的人,不难,但会如何惩罚他们呢?大概仅仅是警告或调职了事,在马来西亚当公务员是铁饭碗。早前有校长叫学生回唐山,连教长都说他没有开除的权力,最终也是调职罢了。在这样机制底下,当然完全没有需要把工作办好的压力。

你可能也在网上看过政府发的一些中文文案,狗屁不通,一看就知道是谷歌翻译的杰作。明明只要请一位谙中文者随便看看,就知道有毛病。就算没有华人同事,也可以找朋友,再不就聘用外人,但显然没谁觉得需对品质有所要求。就好像笑话里的“种树”团队那样,没有考虑工作的目的和意义,只想到要交差。发文字只为了发文字,不理会有没有人看懂,也不顾虑政府形象。

倒置国旗事件,其实只要让合格的编辑细细检查过定可及时纠正,避免风波,但是没有。一个倒反的JPG,便糟蹋了两国关系。未来同类事情必然会继续发生,因为这种得过且过的态度已形成根深蒂固的文化,养成一群尸位素餐的人。我听闻某国家支持的出版机构养着百余人,一年做不到十本刊物,亏损连连。敝出版社不足十人,一年做三十本。

大马公务员对人民比率是离谱的高,这些都是过分囤积的脂肪,难怪国家越跑越慢、越走越喘。

2017.08.29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