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动地吟


为什么要办动地吟?因为不定期办,每次总有人问理由。我看可把回答标准化:国家不兴,诗家兴。

不平,则鸣。

然而动地吟不仅仅是控诉,还有诗和艺术。近三十载历史的表演,累积了以万计的观众,我顽皮地想象还能如何颠覆。这是国家困难的时候,这是公司困难的时候,这是人生困难的时候,在最困难的时候,或许一场大变的动地吟,可以为我们翻天亦未可知。

我却隐隐然觉得,这是我的最后一场了。翻天动地,原来需要巨大的力气,原来当年傅老等前辈付出的精力是那么的庞大,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撑下去。

这回本不想上台,专心做好幕后工作就好,支援那些比我更有才华、更具年轻活力的诗友放光,但导演邓壹龄实在把动地吟弄得太不像动地吟,有别致的服装、特定的场景、丰富的道具,更罕见的是有结构的剧情。我心痒难当,遂再试一次。

我想,能在这么独特的舞台上和大家说再见,大概是最圆满的句点了。

2017.08.23刊于星洲日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