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


病人躺在床上快死了,医生硬把他扶起来:“来来来,你签下这份康复宣言。”

病人说:“我连举手都没力了,不签!”

医生:“嘖嘖嘖,你没有康复的决心!”

谁记性好谁痛苦。这是一相声段子的笑料,大意是说我向你借钱,我忘了但你记得,所以我快乐你痛苦。看到反贪委会促各政府机关签署“反贪宣言”,我又忆起十年前警察佩戴“我反贪”胸章的运动,那时上头指示每个警员都得戴着这正义凛然的宣言。

短期效用大概会有一点,想行贿的公众看到胸章,会自我警惕一下。但这种饰物就像印在香烟包装上的恐怖图案、像网页上的广告横条,久而久之大家就能视而不见。况且,你以为贿赂总在穿着制服、大庭广众时发生吗?包娼庇赌的交易都在场外、线下、台底,我的前同事是前警员,和我说了些“故事”,没有人会理会那枚小小的胸章。后来究竟成效如何,没有数据,但心照不宣。我当时寻思为什么只针对警察?难道没有更腐败的部门了?还有,警员十万人,不知一枚胸罩卖多少钱?

十年后又来搞反贪宣言,不过这次不只是针对警察了,大概终于发现腐败的癌细胞已扩散全国,反贪委会促请所有病人联署。这显然是场表演,宣言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什么东西有约束力?那当然就是法律本身!宣言乃蛇足,签也好不签也罢,犯法了就要接受法律制裁……对不起我说错,犯法了要捉到,才能接受制裁…….对不起我又说错,有人犯法,也要有人敢出手去查去捉,才可能捉到,才可能制裁。反对党执政的雪、槟、丹州不签署宣言,首席专员拿督祖基菲里斥之为没有反贪的决心,其实大家只是看得透彻:上梁不正,下梁再怎么摆pose,房子还是看起来歪歪斜斜随时会倒。故此,没有必要当配角为反贪委会作秀。

作秀又不见得完全无效。从前我以为宗教仪式不也是作秀,既然诸相皆空了何必定要剃度、顶礼?遂请教一位师傅,他说人心容易动摇,仪式可唤起恭敬之心。反贪秀也一样,也许可唤起正义之心、起警惕作用。但是,作秀的舞台和选角有很大影响,演一场反贪舞台剧,若选用豪宅当背景、和珅当主角,还有什么说服力?

我记得上次无效的承诺,我记得被耍弄,所以我自己痛苦,都怪我记性好。三年之后希望你不会记得这个反贪宣言,不要像我这样痛苦。

2017.07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