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鼓励,爱的鼓励

有个电台DJ读错名字,惹来网民尖酸批评,不巧该网民是我的脸友。我静静不作声。同日,另一正能量大使般的朋友老吴和我谈起鼓励的作用,说喜欢批评别人是因为内心阴暗。我静静不作声。因为我有罪。

我曾自诩牢骚王,言语尖酸之极。批评鲜花,花会枯萎破碎;批评铁钉,铁钉会腐蚀销溶。路见不平,我会把那地上的窟窿骂到它埋掉自己。为公义说话,那是对事,还算有意义,但问题是我对人也不客气,碰到粗心大意、平庸无能者,常常不留情面地大力鞭挞。老吴提醒说,人是需要鼓励才会进步的。我思考两件事:老吴说得对吗?为什么我难以包容错误?

回想幼时,父母甚少称赞我,这是家中文化,情感鲜少诉诸言语。记忆中,父母从不对我说鼓励的话。我考第一名,他们就点点头。考第二,就不以为然地提醒要再拼一点,我所领略“老二”的意思就是失败者的头领。有一次在政府检定考试中考了好多A,妈妈喜上眉梢地拥抱了我一下,整段中小学生涯中就这么一次,没了。我参加什么比赛、得什么奖项,以至毕业后工作成交了什么业务项目、出版什么书、完成了什么表演,父母都不说什么。一些老师、朋友、读者偶然会投来一些鼓励的话,但那些人在我生命中重量有限。

在缺乏鼓励的环境下,我还是精益求精。也有不少人对我尖酸批评,我理性地取其可用,心情差一点时就发挥我讥讽的本领随便反击。没有什么言语鼓励的外力推我向前,也没什么言语批评能把我拉扯下来。求进步,是自己的本质,反过来看这就是我的阴暗面,难以包容错误大概就因为觉得他们都在找借口开脱,是懒惰 — 这文章他平常多读书就会写得好一点、多检查就不会有错字;这计划书他多谷歌、多问人、多思考就写得更完整;这舞台剧他多做功课就不会写错台词……等等。请问我要怎样“鼓励”这些人?他们值得吗?

后来积累了些年岁,终于明白每个人都必须经历学习的过程。只要有心求进步者,就算犯错也给予一些鼓励。我会觉得自己缺乏鼓励,不正好证明了我内心也需要吗?又何必吝啬给予?面对那些鼓励不了、不值得鼓励的人,我至少学会了静静不作声。他们的成败,不是我的责任。

2017.07.10 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