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基督徒

我原是佛教徒,说虔诚也不见得,但毕竟成长过程中就是受佛家哲学所熏陶。后来交上基督教女友玛丽,虔诚的程度直叫我相信她祖先必曾随十字军东征,为上帝洒过热血。

她非常确定自己死后会上天堂,我这个异教徒肯定下地狱,这样岂不就分隔两地了?我说我们这边有西方极乐,说不定和天堂是一样的;她说一定不同,因为佛祖是印度人。

“那么上帝是什么人?”我试探着问。

“外国……喂!当然不是人,上帝是造人造万物的上帝。”

“那为什么上帝要造人?“这样就把她问住了,她马上谷歌。上帝造人出来敬拜祂,我原是知道的。佛陀则说不要拜他,他只是个指路的老师,所以我很不愿意敬拜谁,如此更没有可能去玛丽的天堂。

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信基督也好佛教也罢,大概都要下地狱的。玛丽还真的难过起来,积极地企图改变我的想法,第一步是强迫我去教堂。我无所谓,当观光,牧师讲道,我神游就好。起初还假装听一些,怕下课后玛丽考我,后来发现原来她大多时候也在神游。那些故事和道理我或多或少都听过,认识可能比玛丽还深,因为我自小对宗教很感兴趣,涉猎甚多。到唱圣诗的环节,我就只能敷衍哼一下,内心实在赞颂不了那位一直和我没什么来往的上帝。

过后,玛丽问我感受如何, 我完全诚实:“正能量满满。”她很满意。至于这些是否我真能吸收的能量,就不提了。从古至今,为了你的上帝和我的真主而打过的血战不知几何,我没有必要冒险向玛丽告解。

“如果我继续是佛教徒,或者变成无神论者,我们会有未来吗?”闲聊时我随意问玛丽,她沉默半响。不仅她是“虔诚”基督徒,全家都是。

“没有未来。”她认真地说。

“那么,我继续去教会吧。”

就这样我“假扮”基督徒,后来大概被全知的上帝发现,促使我们分手。分手也不直接因为宗教相异,而是其他生活上的冲突。

男女大不同,相处已经够困难了,为什么还要烦恼佛祖和耶稣怎样沟通?

2017.06刊于佳礼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