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搅局


马石油油站业者协会主席拿督凯鲁安努亚说,国内油价滑落,存货必须亏本卖,实难经营。我的第一反应是,过去油价上涨时难道不是赚更多吗?那时业者当然静静赚,所以我对主席控诉的难处完全无感,只认为目前这每周设定顶价的系统仍有缺陷。顶价设定,业者原则上可在顶价以下自行定价,但为什么我们还是看到统一定价呢?

首先,汽油业者真要降价,还要向政府申请,这手续无疑是阻力。再者,有谁愿意卖得比顶价低、自愿少赚呢?其实,只要让业者真正自由定价,问题就解决了。业者当前以什么价钱购入汽油,就加上合理的利润卖出。那么怕不怕价钱无限飙升呢?在自由市场里有隐形巨手主宰价钱,这家油站卖贵,邻家为了竞争会卖便宜些,这家就被逼降价,根本不必劳烦政府来干涉定价。

政府取消汽油津贴时,我在心里暗暗叫好–不敢叫出来,因为一定被骂,便宜汽油谁不喜欢?但从经济学角度思考,这是有看不见的代价的。政府津贴往往会扭曲真正成本,比方说你在经营快递公司,运输成本看似便宜了,在其他方面的运作效率差一点,也还有盈余。政府并没有真正帮助你建立高效能的公司,待更有竞争力的对手进入市场,或是津贴取消,你的公司马上就吃不消。

再看人民生活层面,汽油津贴隐藏了拥车真正成本,更多人开车就更塞车,消耗更多时间和生产力,也发生更多交通意外,环境污染不在话下,又有借口建更多收费大道,而非投资改善公共交通。这些都是隐藏的代价。所以,政府取消汽油津贴长远来说对国家利多于弊,不管是因为政府有远见还是没钱津贴了。取消食油、糖的津贴时我也高兴,以后我的嘛嘛面不会那么油腻、拉茶不会一喝就患糖尿病。

政府介入市场时常常会无心搅局,不管是津贴还是统一价格,像汽油业者被逼贵买贱卖是一例,另一例子是过去的一马书券。政府本意帮助出版业,鼓励学生阅读,本都是好事。某龙头巫文出版社老板对我说,一马书券实行时大多出版社业绩的确提升,但未可预见的是库存量也增加了。大家只知道书会多卖,很无从预测多少,结果都印刷过量,压在仓库。这些都是浪费掉的资源。有的出版商因业绩提升而扩展,一马书券一撤走,业绩下滑同时又面对更大的人员编制,从盈转亏。

所以,零售油价政府最好也少管,把决定权还给自由市场。便宜汽油,我也很喜欢啊!可是我期许国家领袖不要为选票而只顾讨好人民,而能果敢、睿智地做对国家长远有利的事。

 

2017.05.16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