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蓝吉隆坡蓝图

读到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古安南对隆市蓝图未呈宪报辩护,同时读到雪州依约垃圾场火患。真是火大。

他说,隆市是本国第一个使用低碳排放路灯的城市、建了那些公园绿化环境等等。这像什么呢?像你问孩子学校的全年时间表如何,校长说有啊我们安排了下个月除草。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吉隆坡长这个样子。

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城市蓝图是得在宪报上颁布才有效的,也不知道做这个蓝图要花3000万。然小民如我无须专家告知,也晓得吉隆坡的发展一直以来像玩大富翁,是抛骰子决定怎么建的(当然也有人因而成为大富翁)。狭窄蜿蜒的道路两旁高楼林立,车流拥挤,公交麻烦,除非必要我绝对不会约人在吉隆坡见面。

最早时的LRT竟然由两家公司分别承包,互不相通。后来首相说要建MRT,就加建啦。这些设施无疑都惠益市民,但想到什么做什么,应是20岁新鲜人的生活态度,不是管理一座城市该用的方法。无视市民最明显的例子是爽爽换路名。请问有谁记得Jalan Ipoh最新路名是什么?请问换路名成就了什么?最高兴的只有路牌承包商吧。

最近到澳洲墨尔本走一趟,尤其看得清楚吉隆坡落后多少。街道宽阔,是整齐的格式设计,电车川行其中,不只有安全的脚车道,还有供自助租用的脚车,不依赖车子也可到达目的地。公园翠绿优美,让人心旷神怡。市中心停车昂贵,就像邻国新加坡,这样车主自然不愿驾车入城。低碳排放电灯泡只是小菜一碟,可不是完整的一餐。在墨尔本偶见大路旁设有艺术品,让我联想起在台北遇见几米的月亮公车,提升了城市的人文气息,吉隆坡呢我只想起不久前昂贵而失修的豪华公厕。

吉隆坡长这个样子,原来是因为我们有一个3000万的城市计划要丢到马桶冲掉。现在冲不掉,因为公厕失修。反对党议员指摘计划未颁布是因为要售地给朋党,这些阴谋论不见得是乱糟糟的主因。何必要求东姑安南辞职,在得过且过的文化底下,下一个大概也一样。

 

2017.04.25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