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A ,我的“青年阴影”

在墨尔本旅游时租了一辆小车,本来满心期待我选择的Toyota Yaris ,因为从来没开过Toyota这受欢迎的品牌。距上次开“正常”车子至少是十年前的事,想回味比较一下。谁知Hertz的Yaris没了,换一辆Kia Rio 。

十多年前我的车正是Kia,型号“死肥鸭”(Sephia),当时的心态就是不想买国产,死肥鸭的价钱和普腾相当。那些年对车子没太多要求,能动就好。话说某日心情不佳,油门乱开,停在交通灯前时旁边是一辆火红的法拉利。我就看它不顺眼,心想灯一绿我就加速抢先把它抛在后头。

灯一绿,我踩尽油门,轰轰一声–

不是Kia轰,是法拉利。Kia还没开始移动,法拉利已经连车尾灯都看不到了。我弱小的心灵受到严重撞击,原来档次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无法匹比,此后立志要发达。

韩国车在马来西亚似乎不甚受欢迎,韩剧再受落也救不了韩车,刻板印象是零件昂贵、维修麻烦。它们推出五年保用,用心可嘉,卖得怎样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Kia在美国曾是笑话。当年它的标语是“The Power to Surprise”,谐星Jay Leno 毫不留情的开玩笑:“每次转动车钥匙,引擎能发动,就是surprise了!“

这辆十多年后的Rio,开起来居然很像当年的死肥鸭 。

最先让我觉得似曾相识的是驾驶盘的触感,其实用这种塑料的车子多得是,可能只是心理作用。但方向盘转动时的模糊感,就真的很熟悉。方向盘和前轮像是绝交了但又必须共事的朋友,转动大约五度以内,两者之间是不说话的。前轮的OS:“你转方向盘是你的事,我只管走我的直线。”

转幅大了,两个绝交的朋友就被逼合作,车子当然还是会转弯。你像是这两个家伙的老板,管理两个不咬弦的员工,相处一阵后你还是学会怎么领导他们去干一件事,别期待有佳绩就是了。

开Kia感觉像抽大麻,腾云驾雾,飘飘然的和路面没有关系。墨尔本的道路维护奇佳,比郑秀文还要平坦,偶有不平处如电车轨等,碾过去只听得格隆一声,那震动却几乎传不到屁股,都让减震器消化了。这是辆舒服的车,但若谈操控它只有两大优点:踩油会走,踩brake会停。

毕竟是十分称职的城市交通工具,就别诸多挑剔吧!马力比100多一点,城里用刚好够,尤其这市中心每几百米便是交通灯,马力再大也无用武之地。上大道也不敢超速,只能开时速80,四平八稳,不知再加速感觉如何 — 如果它还能再加速的话,我老觉得再踩油门它就会闹脾气罢工了。

实用性就没得弹。车尾箱不算太大,至少能容三个小行李箱,需要更多空间时后座还能向前折叠。我没花时间玩中央的按钮和音响,USB接口还是有的。排挡杆前有个凹陷的长型空间,让你放置手机。大概就这样,该有的都有。

很巧的,我在一处交通灯停下时,旁边来了一辆敞篷保时捷,情景恰似当年的“青年阴影”。我心情好,并没看保时捷不顺眼,但仍旧顽皮地想重演当年的“比赛”。

灯绿,轰轰一声 —

是保时捷轰轰,一眨眼就飞走。而我的Rio只发出不甘不愿的牢骚:“妖,有本事就去找一辆跑车,不要勉强老子啦!”

(回到马来西亚Uber来了一辆Alza,不知道是我们的道路颠簸,还是悬挂系统的问题,一路震荡回家。Kia还真不错。)

2017.03刊于佳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