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怎么做

名摄影师莫哈默诺卡欣不满大马电影发展局区分国语与非国语电影奖项,退还奖杯。另一方面,大马电影导演协会的助理总秘书哈菲斯依布拉欣,也因此原则辞职。支持创意无分种族语言者为他们大力鼓掌。这事件刺激我思考,那我要不要辞职?

假设你投入一个组织,满怀热诚理想,却发现无所作为。原因很多,或因大环境设限,或因文化守旧。总之,你发现一己之力,难成大事。前辈告诉你,等一等,忍一忍,待改朝换代以后便有新气象,结果,没有。然后前辈说再等一等,忍一忍,先挂个名字、占个位子,待改朝换代以后便有新气象。

有两种可能的做法,我不知道何者为对。第一是积极的,留在团体内,发挥自己有限的影响力,营造理想的环境,尽可能做想做的事。这是贤人才做到的,情绪智商必须高过天花板,对人要保持笑容,绕过重重阻力,自力筹集资源,做有意义的事。

然而我自问不贤。

第二是离开,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必虚与委蛇?留在里头挂名占位却无所事事,不就是我原本就不认同的风气?像莫哈默诺卡欣和哈菲斯,为了原则毅然抛下虚名,方是君子所为,不是吗?反正都得自力筹集资源了,那么在组织内外又有何差别?在外,至少不必和道不同者共事,心情舒畅得多。

其实我知道何者为“对”,无论是我读过的书、我的理智判断,还是朋友的规劝,都指向第一个方向。大局为重,个人喜恶无关宏旨,我背负着一些朋友的期待。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要海纳百川包容任何人,暂且卧薪尝胆等待时机,也许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很原始地反对,仿佛在控诉多留片刻就有多少要死掉。年纪也不小了,细胞健康很重要,还没等到一鸣惊人便一命呜呼了,又何必?到底还有没有必要为了别人的事,伤害自己的心情呢?况且,离开不表示不回来,我也可以在外面等待时机。

想做的事,和该做的事,你如何取舍?

(答案渐渐浮现。)

2016年放弃发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