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科大完咩?

我因为听觉的小毛病去看耳鼻喉专科黄医生,他为我清除耳垢后说:“你一定是常用耳机,才积那么多耳垢。”

“我从来不用耳机。”

黄医生坚定地望着我:“你一定是常用耳机!”

“我从来不用耳机。”难道有没有用耳机我还要隐瞒?

“你一定是常用耳机!”说罢也不等我回答,就继续检查我的鼻子。原来耳鼻喉的意思是,看耳朵就顺便看鼻子。我完全没有投诉说鼻子有什么问题。

“你鼻息肉肿大,鼻梁骨歪斜,以至你呼吸不顺畅,要动手术。如果是其他专科,一定会叫你切除鼻息肉,那是很不责任的做法。 ”此时,我已经对黄老邪心生不悦,要诋毁同行抬高自己,不是很像江湖郎中吗?他随手画图讲解如此这般切如此这般调,但我听不进去了。

我很怕任何动刀的事:“让我考虑一下。”

黄老邪忽然挺直腰椎像升起的尼斯湖怪:“有什么好考虑的?考虑得切,不考虑也得切。”

哇!我在他把我按在地上肢解以前,匆匆逃走。上网再找专科,这回小心分析病人评语,锁定一位郭医生。郭医生慈眉善目,也认为我必须动手术。他说话的方法和黄老邪截然不同:“我可能说的不对,你鼻子呼吸不顺,所以常用口呼吸,喉咙难免会很干。”

我从来不觉得喉咙干,但他这么一说,我倒觉得唇干舌燥了。郭医生细听我的忧虑,然后解释说以他多年经验,手术非常安全。我还要考虑,便先行离开,后来决定动刀解决这多年的毛病 — 当然没有选择用黄老邪,若是他操刀,搞不好麻醉药消退后我醒来发现肾脏少了一颗。

郭医生为我动手术,只是切除部分鼻息肉,而非全部,鼻子两天后止血了,我才发现原来正常人是这么用鼻子顺畅地呼吸的,如重获新生。

这是个小手术,黄老邪和郭医生必然都能胜任,但黄老邪咄咄逼人,不像郭医生仁心仁术。我想起中学读的《不食嗟来之食》:话说齐国饥荒,默敖准备食物救济。一饥民经过,默敖叫道:“喂!来吃!”饥民说:“我就是不吃嗟来之食,才落得如此下场!”说罢离开,默敖追上去道歉了,饥民还是不吃,甘愿饿死。

面对黄老邪那种态度,病人宁愿不要呼吸。

所幸黄老邪不是城中唯一耳鼻喉专科,我还能到他处求医。没有人会直接告诉黄老邪他有多难顶,就让他继续在他的桃花岛上当他自以为是的岛主吧!

2017..2.27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