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伯非不能去钓鱼

工作十来年,我犯了一种毛病。

诗人游川在世时职业是广告,忙得不可开交,他却说他是贵族,“亲王”级 :“我是躬亲王,事必躬亲。”

大卫考伯非是全世界收入最高的魔术师,高峰期在拉斯维加斯一年有两百场演出,但我却蛮同情他的。考伯非的演出,就只有考伯非能做,观众买票就是为了看他,他断不可能对观众说:“各位,这位是我的徒弟,青出于蓝啊他,大家今晚看他,保证一样精彩,我要去钓鱼。”所有成功的表演者都有这种“无可被取代”的悲哀。

当领导者就不同了,工作可以授权,也应该授权。老板做策划的思考工作,未必就能去钓鱼,但也许比考伯非更多这样的机会。把工作交出去,下属才能磨练、学习、成长。若老板事必躬亲,短期内事情也许办得最好,长远来看却未必,因为精进的只有老板一人,组织内各成员并没有成长,最后这组织变成One Man Show,一人举足轻重,其他人难独当一面,老板的下场是忙死。

这就是我的毛病了。我知道自己能力所在,有很多事情的确是我做得最好,比如写文案、演讲、做简报等。每一个案子都攸关收入,都十分紧要,于是我都揽着责任自己来,同事多扮演支援的角色。日子久了,自己越来越忙,却始终只有一双手,连有机会飘过也无能抓住。如果我一开始就培育强劲的团队,而非一人而已,现在的成就或许大不相同。

要放权,首先要能包容错误。我以前的缺点是无法容忍瑕疵,凡事要求完美,所以事必躬亲。后来学会“看开”一些,凡事不必做到100分,同事能做到70便算合格。这70分,以后会变80、90、100。与其只有一个能做100分的将军,不如有一队能做90分的战友!我听说过“骆驼团队”的说法:一匹千里马再快,在沙漠跑不到一半就死了,只有能储备水分、坚韧不拔的骆驼才能走过去。

我醒悟得太慢了,也是为势所逼才反省。事情不能办得尽善还是其次,我觉得自己辜负了同事,本来在一起工作,应该要提供大家更大的学习和成长空间。我对自己承诺,此后的任务都尽量交托同事,相信队友必能我一样,全心全意力争上游。

过些日子,大家一同去钓鱼吧!

2017.02.06刊于中国报

Tags: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