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用什么语言骂粗话

我在美国求学时,有当地人用粗话骂我,叫我滚回中国。他们骂的当然就是F**k,鬼佬的粗话就只有那“两道板斧”,我没有大大声F回去,在别人的地头难免要低头。此后,我在异乡时总会联想到当地粗话,比如有一回在日本旅游。日本人客气得很,没有听到粗口,但我不知怎的联想起李小龙、叶问,幻想如果我和日本人打起来时,该怎样骂粗话?

要用日语骂吗?还是用华语、粤语、福建、英语、马来语?我懂得那么多语言的粗话呀!我考虑的是:要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骂?还是用我自己的语言?要骂人,当然就要伤害对方的情感,如果他听不懂,骂来何用?举个例子,在美国c**t是一个非常粗鄙的字眼,可能比f**k还粗(一天我非常礼貌的问室友,为什么听到c**t就要打人)。但用这字眼对着我骂,一点伤害都没有。鬼佬叫华人chink,也是很粗鄙的,但我并不生活在他们的文化里头,也没有感觉。但如果他对我骂“干你XX”,我就爆樽了。同理,假设我对着日本人、美国人骂“干你XX”,对方一定也只能呆呆看着我,不会生气。既然我懂得他的语言,就该用他的语言骂他,不是吗?

可是啊生气的人是我,骂脏话应该是不假思索的,用我最熟悉的语言开骂。问题是,哪一个才是我的第一脏话母语呢?脏话母语和母语是不一样的。我的母语是华语,但是我最先学到的粗话,很可能是粤语的。当年香港电影盛行,粤语在雪隆区十分普遍。但也有可能是福建话,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爸爸和朋友聊天,不时会不小心谈到别人妈妈。此外我自小读英文书籍,英语电影也看不少,美国回来后更是打从心底认同美国文化,学英语粗话尽管比粤语、福建话迟,但f**k字胜在灵活易用,当动词、形容词、语助词皆可。

待我想好用什么语言骂人,对方大概已经走开了。

我自己想不通,便去问我的台湾朋友,会用什么语言骂美国人,他很自然的就用台语表演。香港朋友亦然,美国朋友当然就只有F了。我觉得有点悲凉,为什么马来西亚人连骂粗口也会主动“考虑对方的感受”?

这就好象我们的政治领袖上国际舞台,不说马来语,硬要炫耀半桶水的英语,丢人现眼。我们为什么不能骄傲的用自己的语言?

我们自己的语言,是什么?

2016.12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