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夫子印象

我清楚记得“耐人寻味”这成语,是在“老夫子”漫画第一次读到,那时大概还在小学,也不明白什么意思,总之在这重复出现的题目底下总有怪事发生,久而久之我就明白了。“老夫子”是我最早接触的漫画,无论喜欢不喜欢,始终是最常看到的。随爸妈去朋友家拜访时,小孩如我总觉无聊,客厅桌上往往摆着一两本老夫子。拖翻版的“福”,老夫子像美禄一样每家都有,封面总是薄薄的,泛黄的纸被翻阅得破旧,翻着翻着也就到了回家的时候。

老夫子、大番薯、秦先生永远穿着相同的衣服,就算在当年也算老土了,但一开始就老土的好处是永远不可能“过时”。印象中他们唯一一次变装是在“老夫子水浒传”的动画电影里。漫画的老夫子有时好笑,有时平平,但那套电影我看了两次,笑不拢嘴。漫画中的人物只是应剧情需要做作者要他们做的事,看了数百格以后还弄不清楚人物个性,电影总算让那三剑客更鲜活起来。后来还有许多老夫子电影,有的是卡通有的是真人演出,但我长大后品味改变,一直没再看,连谢霆锋主演的也吸引不了我。

我记忆中的老夫子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很像英国的“豆先生”不按牌理出牌,只为博君一笑。当年“冷笑话”这词儿还没出现,若有作者便是冷笑话之王。那些漫画格子是少时生活的小窗,烦闷时望出去,看看这几个怪邻居又在干嘛了。笑笑别人的傻态之余,还不时能从精简的题目多学几个成语。中学以后好多好多年没再看见老夫子,不知他后来可学会用手机和脸书?还是始终拒绝进化,穿着同样的衣服坚持在这充斥八卦的大时代留下一个世代的标记?

我并不特别钟爱老夫子,却熟悉得很。我不太在乎他的动向,而今他突然离开,却又无法不缅怀,仿佛一整段的年少时光突然缺了一块。

真耐人寻味。

2017.01.05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