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还是想起你,公主

Dear 公主:

无论到哪一家餐厅,我都想起上次你逼我向店长讨免费雪糕。我说我能付钱,你却坚持说免费的才好吃。

店长告诉我:“这些是其他顾客付了钱,保留给流浪汉的。”

我急了,说:“你不给我,她赶我出来,我就变流浪汉了。”

于是,店长一脸同情的送了我两杯雪糕。我眼睁睁的看你把番茄酱浇在两杯雪糕上,说这样更美味,然后逼我试。我尝了一口,说不好吃,你就发脾气罢吃。店长施舍给我的雪糕,就这样慢慢融化成糊。

每次开车到停车场碰到两个以上的空车位,就觉得一阵晕眩,耳边响起你的声音,叫我停左边那个,然后又说右边的比较靠近入口,但你说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停左边那个,可是最好再兜兜看有没有更靠近的车位。我闭上眼睛冷静下来,再张开眼睛时车位都被抢掉了。我慢慢的、慢慢的转头,确定乘客座是空的,你真的、真的不在了,才放心找下一个车位。后来我去看恐怖片,都吓不到我了。

经过商店的时候,总想象你挽着大袋小袋出来,通通挂在我身上,把我变成一棵移动的圣诞树。于是我加快脚步,像要逃离什么似的。我怀疑自己患了妄想症,每个月收到银行月结单都怀疑出错,打去银行确认:我这个月为什么有那么多钱?是不是有人阴谋栽赃陷害我?

分手以后,不是没想谈恋爱,但总有挥之不去的恐惧。我去看心理医生,他听了我的经历,拍拍我的肩膀说:“还没疯,已经很难得了。”

他问我:现在的理想对象是怎样的?我说:我已经没有理想了,现在只要是母的都觉得是淑女。

医生劝我还是暂时单身,直至对女人恢复些希望为止。我还是没有忘记你,尽管我多希望你像昨晚的一场噩梦,惊吓以后就再想不起细节。

不知你过得还好吗?有新恋情了吧?麻烦你给新男友这个电话:1800xxxxxx。

防止自杀协会的。谢谢。

青蛙上

2016.11刊于佳礼专栏

前文提要…《写给公主的分手信》


买一本给女友看,她会更懂你……(或者杀了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