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讲一半

《六色的原罪》(第六屆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有一句:“那天晚上,K將他的陰莖緩緩推進我的身體裡面,我感受到的,不只是生理上的溫熱而已。”

文章终结的一句是“原來父親的死不只是他自己一個人解脫而已。”

你得读全文,才比较明白这两个“不只是”背后更多的意思是什么。作者并没有明写,也不须,这是十分高明的。话说白了,感染力就减半。如果文章铺陈得宜,那些“更多”的意思自然能在读者脑海浮现,在读者心中原生的感觉,远比作者硬塞进大脑的文字强烈。

同日,我看了一段黄子华。他那段子是在谈丑女人:“哎呀下次吃饭你唔好带老婆来啦!饭餸都食唔晒。”

为什么吃不完?你自会联想到是因为人太丑,看着没胃口。如果这句变成:“哎呀下次吃饭你唔好带老婆来啦!甘丑样,饭餸都食唔晒。”多了“甘丑样”三个字把话说白,顿时就不好笑了。

这就是用文字引导思维的功力。最好的销售员,不是能把东西卖给你,而是让你觉得是自己想向他买东西。写文章也应该这样,不只是把你的讯息推送给读者,而是把读者拉进你的文章里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