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讲一半

讲话讲一半

《六色的原罪》(第六屆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有一句:“那天晚上,K將他的陰莖緩緩推進我的身體裡面,我感受到的,不只是生理上的溫熱而已。”

文章终结的一句是“原來父親的死不只是他自己一個人解脫而已。”

这是【鹏党】专区,加入才可读全文。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