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装在她眼睛里

世界很大,很大,你很小。

年轻的你汲汲营营,从一部车子到另一部车子,从一间房子到另一间房子,半生以后你就会发现追逐了无止境。你想用短暂的生命在永恒的时间里印下深深的足迹,你买名牌、、做公益、po脸书,对世界呐喊你的存在,然而声音瞬间被淹没 — 没人在聆听,大家都在喊。

年纪越大,越觉孤独。你本来就是孤独的,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世上没谁有和你一样的基因、一样的经历,当然也没有一样的想法。只是一开始你不知道自己的孤独如砖块实在,天真的以为人世间总有无尽的友情和爱情,能把它溶化。于是你去探索、去追求,恋爱、分手,最后妥协。

然而你没有真正甘心。无论社会如何对你尊敬,不管拥有多少财物,这些都像水面上的浮木,你想踏着浮木过河,从这一块跳到那一块,步步浮沉,始终不踏实。你偶尔会自梦中惊醒,在冷气舒适的房间独看窗外,黑夜漫长,当全世界都安静如死时,没谁在意你开什么车、戴什么表,甚至做过什么事。

你以为爬得够高了便换来认同,但众人只能从更远的距离遥遥仰望,你更觉孤独。最终你会明白,我们其实都在找寻归属,只在期待被完全的接受。你只需要一双可以拥抱自己的双臂、倾听自己的耳朵、看透自己的双眸。其他的一切一切,不过是人生的点缀。

可是啊这么一个人,在哪里呢?世界很大,很大,人生很短。你需要很多很多的运气,才可能遇到他。如果有幸遇到,请你不惜一切,抓着,像悬在万丈崖壁般紧抓唯一的树干。你若放手,就只能往下坠。

最后,你会发现一切都值得。那个难眠的夜晚,终于有人为你披一件衣,听你娓娓诉说心事。

在这很大很大的世界,你们站稳了一个位子。

 

2016.10.18刊于佳礼专栏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