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为什么没有教我这个?!

老师只告诉我爱迪生是个伟大的发明家,却没说他同时也是个富裕的生意人。同是发明家的特斯拉曾帮他打工,后来穷个半死。生化物理三角几何,尽管毕业后完全没用,多学些常识本没什么不好,我只是怀疑为什么课堂上都不谈钱。钱钱钱,这和我们息息相关的东西。

我对理财的基本概念,要到后来读了《穷爸爸富爸爸》才稍微开窍。我合上书本时的念头是,如果当初学校有教我理财,那也许就能少走几年冤枉路。如果学校有教,也许现在背卡债破产的年轻人就少一些。我在校园里收到关于金钱的讯息,只有贪婪有毒、金钱万恶。从我审阅的学生文章中,发现如今的教育也一样。事实上呢?贪婪可以是动力,金钱绝对是必须。

金钱甚至比性更隐晦。还记得中学时至少有两堂课,老师支支吾吾的读课本,避免和学生有眼神接触,讲完匆匆下课。那些东西我中学还没用到,钱却肯定已经开始用到了。Baby怎么来的我当然也有兴趣啦,但千百年来没有人教这个,人类也繁衍得不错,不如教育我钱怎么来,更加实际。但我始终没有问老师,因为一开始我就被灌输:金钱万恶。(万恶银为首?)就像我没问关于baby的事一样。

毕业后,很多当年的“坏学生”,后来事业成就斐然。“好学生”生活当然也不错,却不免艳羡创业成功的老同学。我不是要比较打工好还是创业好,而是要说学校没有告诉我们,考试的分数和往后事业成败并没有直接关系。要在事业上有所发展,除需学有专精以外,还需要领导力、策划力,以及经营良好的人际关系。

“坏学生”还有一种“好学生”没有的特质:敢于犯错。学校没有教我,有时候犯错是OK的。只要不逾越道德准绳(其实什么是道德也有争议),只要不伤害别人,大可勇敢尝试新事物。学校只教我循规蹈矩、唯命是从。出来社会以后,好长一段时间只懂得跟着别人定下的游戏规则做事,暗自羡慕敢于突破框架、迈向成功的人。

我毕竟不是教育专才,不知道教学大纲应该怎么制定。我只是回头看过去,真的希望当年有人教我这些。如果你怀疑年纪轻轻的学生能否听得进去,难道生化物理我们又真听得进去吗?

2016.09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