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不要对号入座

迟早的事:有人质问我,你这篇文章是在批评我吗?

你说是,就肯定是。我在谈观点、谈现象,通常针对一群人,如果你自认是这个群体的,那么我当然就是在批评你。如果你不是,也不会有此感觉。

好友林韦地活跃,也常常是惹人群攻的对象。他劝我文字收敛,毕竟一社之长说话往往不能只代表自己,尽管我原意如此,还是要照顾公司形象、股东利益。我的艺人朋友也有类似牢骚,很多真话不能随便说,他们牵涉的社会责任、利益关系比一般人复杂许多。我无奈,也纳闷,如果我尽说些圆滑的话,对读者何益?

相信我,我是善言的,非常。我有能耐把树上的鸽子哄下来,还让它自己烤熟自己。我知道怎样把苦涩的意见剂量减轻,再用糖衣包装,让大家吞得舒服。可是啊我在这里写作,不是为了让谁舒服的,要舒服,请去做推拿。我要我的文章有所用,无论是娱乐读者还是提供观点都好,在有限的篇幅里,在有限的阅读时间里,我只能选择用最猛的剂量。

我从来没有高估文章的影响力,不就是文海中的一滴水,如果我还执意圆滑,淡而无味,必隐而不见,写作传播思想的原意就没了。那一滴水,要把整锅麻辣汤料浓缩在里面。路见不平,该拔刀就拔关云长的大关刀,掏出小刀片出来吓唬谁?何况书生如我拔的只是笔,笔锋怎能不锐利些?(当然这年头其实是在敲键盘,我敲大力点就是,希望你感受到。)

我自己也有对号入座的经验,反应是安静自省。对方说的对,我就接受、改变;我不认同,也不以为忤。我深知高人很多,一直把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因此任何批评我都不会视为攻击,只是指教,不会伤害到我。有一次和好友黄俊麟酒聚,我说:“你那篇po文说的不就是我吗?”他神色稍疑,然后大声说:“是!”两人哈哈成一团,就这样罢了。

要批评人和事,不模糊处理,反指名道姓,一般来说颇为不智。倒不是怕得罪人,而是因为这样会把广泛发生的问题,集中在一两个人身上,焦点失准。就像当今乱局把矛头都指向首相,但当中因由盘根错节,还有多少人会去思考呢?

再三思虑以后,还是决定依然故我,总之发言记得权衡团体形象、股东利益就是,该麻辣还是要麻辣的。

2016.08.29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