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爱疯”

苹果、Android的粉丝大战,还是不要随便掀起,小心谈谈现象就好。事缘有一回朋友急着电邮MP3档,在爱疯手机刷了好久都不成,抬头问我怎么办。

对此,我深表同情。

我不明白爱疯用户为什么对它爱疯,于是我借来一台试用。爱疯用户(可以简称疯子吗?应该不行,说好了不要开战)通常说爱疯美观,我高举双手双脚赞成,而且手感一流。但用了两周后,就物归原主,相信几年内苹果若无突破,我是不可能变疯子的。

主要原因:价钱偏高、电池不耐久、介面刻板、分享不自由。至于没有无线充电、不能添置记忆卡、特殊的充电接口,就暂不在考虑内。

我习惯了在Android世界的自由,每个app都能分享内容,没有苹果无谓的限制。介面我要怎么排怎么换都行,替代键盘的发展也比苹果走得更前端。因为作业系统开放,厂商可以加入自己的创意,虽然这样也是搞砸Android的主因。

这是英语俗话说“太多厨子搞砸汤”的例子。 市面上大大小小的Android手机多达5000种,品质参差,从Android跳槽爱疯的人,大多控诉Android不稳定。很久以前也许的确是这样,但近年来大厂商都解决了这类毛病,稳定顺畅得很。

我想结论是,爱疯人就是喜欢爱疯,就是喜欢罢了。功能往往不是唯一考量,像我这样喜欢自己设定介面的用户没几个,爱疯不让你去动它,你就不必烦,简单最好。Paradox of Choice作者贝里舒瓦兹说,有选择才有自由,但太多选择却是烦恼的开始,因为无论选择何者,你总怀疑另一项会不会更好。习惯了在爱疯国里的单一制度后,自由等于麻烦。

更不容忽视的还有爱疯的名牌效应,没几家厂商能让用户排队买手机。用爱疯的人总有高人一等的感觉,那两星期里我也有这种自爽感,但幻觉消失以后,我还是回到最实用的Android。苹果已经好几年没有新的、实用的创意推出,爱疯人还对它死忠,真叫我叹服苹果行销之强。

最近街道上的苹果广告牌,展示漂亮的照片,标语只有一行:“用爱疯拍的”,仿佛爱疯照相第一。不是的,厉害的是摄影师,其实Android手机的相机不少已经超越爱疯。但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爱疯人爱疯爱疯。

爱疯市场占有率已经败给Android,尽管最赚钱的还是苹果。我还是希望爱疯不要继续下滑,虽然Android比爱疯好(我说我的用户观点,请不要打我),但有个如苹果强大的竞争者,可避免让谷歌一家独大,这样的市场才健康。

对那些协助牵制谷歌的爱疯人,我还是深表同情。加油。

2016.08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