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道尊师

我中学时的座右铭是:何必和分数作对?掌控生杀大权的是老师,讨好就对了。不是说要“尊师重道”吗?他喜欢你,考试犯的小错说不定可以蒙混过去,送你半分。有一回监考老师经过我座位,瞥见我的答案,她走开又倒回来,在考题上点了一下说:“看清楚点…”果然是我粗心答错,赶快修正。我当然不是单靠巴结老师考好成绩的,我成绩本来就出色,又长得眉清目秀,一把口又能言善道,老师很难不喜欢我。但如今遇到一些事情让我怀疑当年的态度,我只是谀师,并非尊师,而且肯定不重道。

和一位朋友同任比赛评委,她年龄和我相若,也就是说离中学时期已有二十年,但谈及母校某师,她指名道姓破口大骂,为了所谓校誉不让她考试,坏了她前程。我还有另一位同学,家境贫寒,晚晚随母亲工作至凌晨,以致功课无法如期完成,上课也难免打瞌睡。但从来没有师长尝试了解她的背景,后来被迫转校。至今提起旧事,我还听到她言语间的恨意。二十年过去了啊,老师对心灵的影响却如同烙印。

我中学时,来了一位心智极不成熟的年轻老师。她像个身体成长太快的十岁女孩,而且罹患末期公主病,天天在班上耍性子、发脾气,全班同学怕了她,都无法和老师沟通,除了我。对付这样的女生,不外乎“哄”和“捧”,我轻易就成了李连英,当老师和同学的桥梁。师生关系最恶劣之时,这位所谓老师向校长投诉我们冷漠相待(喂拜托,我们都是书呆子,没有人会主动举手回答提问的),校长把全班同学召到校长室开骂。我还记得陈俊雄敢敢开声说也许是误会,惹来校长如雷痛斥。我也想说话,但始终沉默,

如果时光倒流,李连英会对校长说,这所谓老师其实如纣王无道,根本是公主病变成了皇后病,严重上脑无理取闹,同学们如果有错,只错在没有李连英擦鞋的功夫。如此无道的“老师”,如何尊之?当年我们还是一直忍到她嫁人辞职,我衷心祝福她老公能让她幸福,永远别让她出来工作。

公主病毕竟不算穷凶极恶,出来社会以后还碰到贪污腐败的、假公济私的、无情无义的。老师不是圣人,连圣人都有错,我们不可能要求老师完美无瑕。尊重老师,是因为他们在做伟大的教育事业,但如果自称老师却乖离正道,这是十分叫人恶心的。所幸这类人属极少数,只是我运气不好。

重道,所以尊师。师无道,诛之可也。

2016.08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