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路

协会开理事会议时我迟到,是有原因的。

我按计划准时出门,路上遇到一辆老普腾,在快车道慢慢的开。

我跟了一会儿,隐约看到司机灰白的头发。我不耐烦,闪一闪车灯,对方没有反应。我开着讯号灯,再跟了一阵子,对方还是没反应。我再闪车灯,对方还在前面挡着。我把车子趋近一点,退远一点,又趋近一点,对方还是龟速慢驶。

这天我脾气不错,没有鸣车笛,后边已经跟了一队车,脾气也出奇的和善。左车道出现过几次空隙,我却没有把握机会从左边超车,因为这其实不正确,这天不想和法律作对,也怕吓到老人家。能怎么办呢?

车队越来越长了,不知拖慢了多少人的行程。后来老普腾左转离开大道,我超车时看了一眼,果然是一位老司机。我超车了也没有加速太多,反正已经迟了,感觉已经等得老了,也没有快起来的意思。

所以我就迟到了。好在,大家其实,也没有赶着去哪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