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是出版社的竞技场


出版社和书店,唇齿相依。出版社生产出来的书籍,必须有通路卖出去,而书店则需要出版社提供源源不绝的产品。但剧中两者的关系,太美化了些,让马来西亚的我们看得有点妒忌。

大书店的店员河舞子也喜欢读漫画,和出版社的黑泽心、小泉配合无间,十分温暖。但深入想一想,书店其实也是各出版社的竞技场,大家都在抢有限的空间、争读者的眼球,业务员都积极地和店长打好关系,小泉走得连皮鞋也磨破,这是很正常的。剧中Emperor的业务员偷偷调动书架上的书,凸显自家的产品,反倒夸张了些。其实我们这里也不需要邪恶的业务员,本来就够乱。

在这里逛书店,我最不愿意问店员,一问三不知的情况太多,感觉很失望受伤。本想也许书海茫茫,店员不可能都博览群书吧?后来辗转听某业者说,聘请店员的主要考量是(低)薪金,基本上识字就好。我看过我们出版的诗集,展示在“时事类”书架上,只因为书名有“时代”二字。每本书都印有上架建议的,显然没人在乎。要有人在乎,出版社的业务团队就得更费力气的去影响店长,才有可能更完善的宣传自家的书。

书店也是营利机构,剧中的Emperor杂志是领头羊,书店必会特别关照的。在产业比较健全的市场,书店和书店间有竞争关系,出版社优先补货给谁,也会影响书店的营业成绩。像总编辑和田拜访的独立书店小老板,就控诉说好卖的书都来不及批给他,生意越来越难做。但在一家独大的市场,出版社的地位就不比剧中了,都只能看通路的脸色办事。

小书店接连倒闭,反映日本书业凋零。在马来西亚独立书店本来就极少,不曾诞生也不必忍受看着它们死亡,真幸福。书店做不下去未必是因为阅读人口减少,阅读方式和购买行为改变影响更大。比如在外国电子书盛行,销量已和纸本书并驾齐驱,买纸本书的人少了,竞争力稍弱的书店也就无法经营下去。此外,网路书店是读者的另一选择,足不出户能买天下书,未必需要费工夫去到书店。

出版社对独立书店有种特别的情感,和田拜访小书店时惊觉大门紧掩,以为倒闭了,原来只是因为老板腰痛拉不下卷帘门。老板是典型的爱书人,年轻小伙子要高价买限量书转售,他为了维护书的尊严而拒绝。出版人也是爱书人,自是惺惺相惜。反观在大型连锁书店,经营者、管理层和书的关系常常只剩一串销售数字,感情自是稀释了。然而独立书店面对资源不足的挑战,也像剧中老板面对传承的困难。

正当大家对书业悲观之际,欧美最新数据却显示独立书店复苏,近五年书店数量不减反增,增加了近三成。在这里也听说有人蠢蠢欲动,希望成事,毕竟多一些选择对出版社和读者来说,百利无一害。

2016.07刊于星洲日报

7月18日-22日 《重版出来!》中文版漫画第1-3集团购!按此购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