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词一首首

不小心听到凌加峻的粤语旧歌《三个字》,几年前已让这首歌激怒一次,现在又重新火起,很想骂三个字。平凡也就算了,但平仄处处有误就很难原谅。以前我火大只因为刺耳;现在火大,比较像悲愤,因为知道的背景多了些、思考的多了些。

首先,一首这样的烂词,必先从填词人手上产生,他自己不觉得有毛病。在这个例子中,填词人同时也是歌者,照理说他会唱给几个同伴听听,竟无一人能告诉他毛病。这首歌后来非得让制作人听过,制作人也没发觉有毛病。一直到编曲阶段,编曲人也没告诉他有毛病。

整个团队以及周边的人,没有半个人能指出那些明显得像青春痘的错误。中文水平普遍低落还算了,我在更早就已谈过,文学工作者和其他领域缺乏交流,以致市场频频生产烂作品持续压低听众的品味。最最悲哀的是,这首歌还相当受落,也就是说,听众大多数也不觉得有什么毛病。这位歌手和音乐团队,大概最后还能自我感觉良好。

我还看过更糟的音乐剧歌词,十万百万的制作,来到文字就一文不值。从填词人手中出来的烂货,制作人、作曲人、编曲人、导演,以及十几二十位演员、舞者、歌者,居然没有一人能说出来:这个太贻笑大方,请修改一下。成千上万的观众,也没有一人告诉剧组:你们的中文太烂了。其实有一个,我,但导演始终没有向我跟进到底错在哪里。我当时的态度是十分客气的。

这已经不是没有交流的问题,而是拒绝交流,但这不只是因为他们固步自封那么简单。每个行业都有其“生态圈”,这是必然的,比如流行音乐,圈内大家彼此认识,合作舒服,不会开门引入一些他们不熟悉、或是让他们不舒服的声音。所以,就算你的文字能力再强,如果不在圈内,便不可能参与创作,作品也无从发表。我现在是在圈外吵吵嚷嚷,我肯定这些声音完全不会传到圈内,完全不会阻扰下一首烂词诞生。

于是,能有影响力的,就是市场,也就是你了!只有听众、观众反弹,创作人才会关注,才有可能把小圈子的门打开,请来外援。偏偏撰文之时又有脸友来讯:“这首歌没什么问题呀,我很喜欢呀,我是普通人,不需要完美的作品。”我捂脸,大众的品味已经被摧残成这样。我的魔术老师以前是做广告业的,常常控诉马来西亚人”Ok what!”的cincai心态,我们没有要求,所以市场上很多商品都是次货,要买好东西,得去新加坡。那是不是说要听好作品,得靠中港台?长此以往,本土作品走不出去,我们必须开始有所要求,而且要让创作人知道!

凌加峻后来的作品,像样多了。听说后来终于有人告诉他真相。大概还是有希望的。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