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车志4: 赛车教会我的事

这是《 飞车志》系列里7篇中的第4篇

赛车无益,这是个烧钱的嗜好,除了排放二氧化碳,还有什么好处?偏偏我很喜欢,这是很不理智的。怎么办呢?我尽可能从中领悟一些道理,如此赛车好像上课,就合理化一些。

勤能补拙,是真的。

和同期车手相比,我不只超龄,还缺经验。当然天分也缺,加上胆小怕死。这些弱点一开始我就知道,克服的办法只有:学、习。学,我读了不下十本关于赛车的书,向几个老手求教。(一般车手都不读书,怀疑都是文盲);习,我在跑道独自练功不下1500圈,跑道长约5公里,算起来还真是八千里路云和月。我没变一流,但加上一点运气,还能时时跻身三甲。勤能补拙,是真的。

意见不能乱听,是真的。

任谁都喜欢给意见,因为给意见不用本,讲什么以后也免负责。“武无第二”放在赛道的理解是: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开车最行,你问我就对了。如果轻信,随时把车开到荷兰。我是开到荷兰边境时发现不对劲,决定停止接收车友的垃圾意见,只求教于几个真正有战绩的老手。生活中这样自以为是的“专家”通街都是。真正的高手给意见时,会考量你能力的程度。比方说过这个弯最快的办法是飘移,但新手做不来,高手会教他慢入快出、比较安全的法子,而不是一味炫耀飘移过弯有多了不起。

机会只给有能力的人,是真的。

跑在前头的对手出错,是我的运气,但若当时我无能紧跟在后,机会来了也无法超越。尽管论功夫我比对手差,但绝不能差太远。明知自己差也不能放弃,全程坚持,才可能遇到时机,但首先还是必须先具备能力,才不会错过。机会只给有能力的人,是真的。

要懂得游戏规则,是真的。

初次赛车,对手比我领先整公里吧,最后我赢了。原来他在黄旗状况下超车,被罚黑旗又没停(难道真是文盲?),未到终点已被取消资格。后来的另一场比赛,轮到我文盲,没注意到不许半途添油的新规则。这回他可读清楚了,预先换了个大油缸。为了省油我无法马力全开,输在起跑点。

话不要说满了,是真的。

有一回非正式的友谊赛,我看到阿伦改装后的战车,问:“现在有多少马力了?”

阿伦戏说:“怎么了?怕输啊?”

我说:“我怕什么,你才应该怕。”

“怎么说?”

“我的原装车,马力比你小,悬挂系统没你的优良,输给你是必然的。可是万一我赢了…”

阿伦哈哈大笑:“不(粗口)可(粗口)能!”

然后就下雨了,马力越大反而越不好操控。阿伦没有雨中赛车的经验,我有。

第一场结束后阿伦说:“雨总会停的!你(粗口)等着瞧,下半场(粗口)解决掉你!”

雨越下越大,被逼暂时休赛,拖到雨停时已是晚上。晚上视野不清,阿伦没有黑夜赛车的经验,不巧,我又有。

我提醒自己,口气真不该太大,话不要说满了。那样,脸朝地的跌扒在地,爬起来时也不会太难看。

 

2016.05.30刊于中国报

系列文章<< 飞车志3:一个字,形容车手飞车志5:猪头撞过来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