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委这么贱

某文友当文学奖评委,哀叹:别再办文学奖了吧!

当时我也正好读完百多篇散文诗歌。感觉和她相同:每办一次,就侮辱评委一次。这次我是自取其辱,因为筹委会主席是好朋友,需要帮忙我自是义不容辞。他控诉:怎么评委这么难找啊?

我回答:因为主办单位只付我三百块。

我负责决审,只需读大约20篇文章,假设每篇花十分钟,那就得用上三小时。之后,还得重读,绞脑汁分高下、写评语,再和另两位评委开会两小时。我贱卖时间是一回事,我的专业和经验简直就是免费附赠的。负责初审的评委更可怜,审阅数百篇文章(小说组因为文长,更恐怖),酬劳区区一百。套用我魔术老师的金句:这个价钱,我连从沙发站起来开门给你都费事。

得奖者奖金从三千到五千不等,而评委的酬劳不到十分之一。在台湾,酬劳至少十倍于此,重要奖项的还要再高,等于几个月的薪资。我知道马来西亚的规模没那么大,但也不能这么小。一般上,比赛的资金来自热心公益的赞助商,主办单位提呈预算,赞助商认可便拨款。问题就在于提呈预算时评委的价值便定在那卑微的水平,并没有预设合理的酬劳后再说服赞助商。

潜台词就是:来,我们来鼓励写作,培养作家,然后这些作家以后来当三百块的评委。

我们办文学奖、赞助文学奖、说文学重要,然后用一个贱价丢在作家评委的脸上(不会痛的,因为钞票太少)。一些作家朋友还是愿意帮忙,都是本着支持文学的热情和义气,然而这些主办团体和赞助公司始终没有真心的、实质的承认过评委的价值。鼓吹文学,却作践作家,这不是很矛盾吗?

我开口是钱,闭口是钱。钱无铜臭,香得很,我是商人,认为所有的货物和服务都有合理价码。我知道作家也要开饭,热情只能维持一阵子。这些年来我不知当过多少活动和比赛的廉价评委了,还在傻傻的接,你说这样的傻子还能有几个?连我也开始学聪明,人数便越来越少了。难道到最后,这少数的几位便要扛全部的评审工作?这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要求天价的评审费,马来西亚的市场规模还没到那个层次,但至少要让评委觉得被尊重,莫要磨灭了他们的热情啊!除了仗义拔刀的评委朋友,我还要给那个筹委会主席鞠个躬,他承受着评委难寻的精神折磨,还面对其他工作压力,而酬劳是零,连车马费也没有,还要倒贴。你说,下一届他还敢做吗?

坐言起行,敝出版社大将所办的文学奖,今起评审费四位数起跳。希望那些拥有比我们更多资源的团体和商家,一起加油吧。

2016.06.13 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