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车志5:猪头撞过来

这是《 飞车志》系列里7篇中的第5篇

赛车期间让我领悟最深的一个事件,不是胜利,而是一次意外。那个撞我的家伙,且叫他猪头。

猪头很胖,是外国人。我看他见到赛车女郎一副没见过女人的样子,猴急的揽腰拍照,大概就知道是新手。有点经验的大都近距离透视过,浓妆艳抹底下其实乏善可陈。我在想,要不要提醒他一些赛车常识以策安全呢?我最关心的是超车规则,因为弯道超车大概是新手最容易犯错的地方。通常两车并排入弯时,如果较快的车手能领先半个车身以上,较慢者必须煞车让道;反之,后来者可抢道,领先者要准备闪避。但我和猪头不熟,怕这么“教育”他,他会觉得受辱,于是作罢。(教训:安全比猪头的面子重要。)

那时我还是新手,只是相关书籍读得多,规则、理论懂得,但技术平平,在比赛时并没能把猪头抛离多远。在进入15号弯道时我望一眼倒后镜,确认猪头在一个车身以外的位置,便放心入弯……

碰!

猪头硬从内侧切入,煞车太迟,撞上了我,两辆车失控旋到赛道旁。我不记得自己骂了几句粗口,心情既愤怒又沮丧,本来三甲是囊中之物,这下没了。尽管工作人员很快就来把车子推进站,我仍感到时间一秒一秒的被抽走,心焦如焚,因为赛事只有区区半小时,若无法在既定时限完成十圈,就算DNF,即是Did Not Finish,没有完成,白跑,没有分数。我好想把猪头烹了。

进站以后,团队的技师们迅速围拢过来,一位检查引擎,一位检查车底,一位忙着用胶带把碎裂的车身粘合起来。我问竞赛经理猪头怎么搞的,他说猪头赖煞车器失灵(参考上几期关于凡车手皆姓赖一文)。当时只觉度秒如年,不知过了多久后经理再报告:“刚才被压着的管子看似通了,但不确定。你还要不要继续比赛?继续的话,难保引擎不会过热报销。”

不继续,比赛就完了;继续,引擎坏掉是很昂贵的事,车子坏在半途也尴尬非常。我逼自己冷静分析:刚才的撞击并不重,相信的确只是一条管子的小毛病。于是,毅然对经理说:“我去。”

那时,所有的车子都跑在很前面了,偌大的赛道仿佛只有我一人孤单的在追。引擎如常嘶吼,没半点过热的迹象。一直冲到终点看到挥舞的格子旗时,我在车里疯狂呐喊 — 我在高压下果敢的做了决定啊!尽管跑在最后,还是完成了比赛。慢驶入站时一辆车子经过,车手伸出手对我竖起拇指,我又大笑欢呼。

比赛我是输了,但证明了自己面对逆境的能耐,比胜利更高兴。

那场比赛猪头DNF,下一场他还有再参加,不过那时我的功力已提升不少,他在我后面很远很远的地方,休想再碰我分毫了。

 

2015.05.30刊于中国报

系列文章<< 飞车志4: 赛车教会我的事飞车志6:破车拼法拉利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