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车志2: 和睾丸没有关系

这是《 飞车志》系列里7篇中的第2篇

喜欢下跑道的朋友大多男性,通常说英语,一群佬在一起通常口无遮拦,看到别人开得比自己快,最常说的“称赞”语是:He has big balls(他的睾丸大),或是He has balls of steel(他的睾丸铁做的),意既对方胆大。要谦虚地表达自己过弯时害怕,会说my balls shrunk(我的睾丸缩小了)。我初学赛车时会啧啧称是,后来只是莞尔,过弯的速度其实无关睾丸大小和质地。

男人为什么老把生殖器官和胆量混为一谈,这还真难解释,姑且不论。初下雪邦跑道,最叫我睾丸萎缩的是高速弯道,偏偏这些就是决雌雄的关键路段。在直路上谁都能踩尽油门,遇低速弯道反正就得减速,也不是挺可怕的。谁能征服高速弯道,谁就胜人一筹,但那被惯性往外抛的感觉相当吓人,而且最难克服的是失控的恐惧。在低速区失控了,车子最多打个转便停下来,其他车子也容易闪避。在高速区失控就不那么容易静止,也许要打上好几个转,而且尾随的车子很难闪避,若是功力不足的车手被失控者一吓,搞不好自己也失控,前后两车一起打转就更危险了。

怎么克服呢?大多朋友爱吹牛:就大胆冲入弯道吧,失控了就知道极限在哪里,下次稍微放慢便可。那该如何大胆起来?有的人入弯时大声骂粗口,仿佛这样睾丸便会大一码。这样嘛有时会顺利通过,但未必真的更快,纯粹是骂粗口时产生的幻觉;更多时候是鲁莽地超越了自己能力的界限,失控打转。屡试不成后,我决定不听那些吹牛的话,用我书生车手的办法:看书!

专业教练并不认为大胆失控有何帮助,徒增恐惧、摧毁信心。正确的办法是一点一点地加快,逐渐趋近轮胎的极限,慢慢建立能力和信心。我观察师傅艾文开车,可以谈笑风生,丝毫没有紧张的样子,却还是比谁都快。于是我有了结论,过弯时睾丸大小和质地根本没有变化,这不是胆量的事,而是胆识的事。有胆无识,莽夫尔耳。我慢慢练习,直至我能轻松抛离其他继续吹牛的车手。

有人认为巴菲特投资回酬高,问他何以敢于冒险。不料巴菲特说:没有风险啊,你清楚自己在干嘛,就没有风险。巴菲特在投资一家公司以前,研究了所有相关资料和产业前景,并非盲目投入的。赛车和人生,总有些相通的道理,要做好一些事,事前功课不可免。如果我知道该在何处煞车、以什么速度入弯、车子甩尾时有能力冷静操控,我还需要大睾丸吗?

后来,车友在赞誉我的睾丸,我只是笑笑,没什么意见。

2016.04.25刊于中国报

系列文章<< 飞车志 1: 我只是个绅士车手飞车志3:一个字,形容车手 >>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