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算不算“固步自封”?

槟城乔治市文学节,一个马华作家也没有。槟城,华人聚集的城市,在马来西亚,办文学节,一个,连一个马华作家,也没有。

似乎没人发现有什么问题,作声的只有陈翠梅、曾翎龙和我,他俩直接找到主办单位负责人伯尼斯,是个英文作家,聊开以后我加入。和我预想的一样,并不完全因为主办单位疏漏。伯尼斯主动联络两位马华作家,但两者都没回复。她再通过华人联络,同样没有反应,于是以为马华作家没有兴趣,就费事理会了。你说,这能全怪她吗?至于她为什么没有联络作家协会,那还是个谜。

她没说那两位作家是谁。我猜想马华作家英文未必很好,觉得这个以英文为主要媒介语的活动和自己无关,而且要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也许更觉不舒服。但这些各国作家,英文也未必是他们的第一语言。受邀却不理会,那是牺牲了机会,说什么走出大马、面向世界都是门面废话,连在自家门内的活动,已经没有参与了。

在写作领域如是,在其他层面也有类似现象。音乐人管启源观察台湾和大马文化圈,告诉我两者差异。在台湾,文学和音乐、舞蹈、舞台剧、影视、服装等圈子都有交流,而在大马,不同领域的工作者往往互不认识、互不关心,更妄论合作。作家总认为作家该做的事只是把文章写好,那当然没错,但就不要抱怨市场不buy你的东西。这,算不算固步自封?

马华文学要获得认同和尊重,首先要让人“看得见”。读者的习惯在改变,出版业低迷,连报业也在忧虑读者人数下滑。文学要有更广的出路,必须和多领域跨界合作。是合作,有成品交出社会的合作,不是交流罢了,流来流去没有用。何况在很多领域中文学本来就是必须的,歌词不能缺好文字,音乐剧更不可以;电影不能没有好剧本,文学的功夫是根基。但马华作家没几个能专业写作,都为生计奔忙,不可能投入做这些事,不像欧美作家有经纪人操心行销。要这样发展,除了作家本身要自发自觉的广伸触角,作家协会也责无旁贷。那么作协为什么没有事前联络伯尼斯呢?噢,那是我错了,我是作协副财政,也为生计奔忙,注意到这件事时已经太迟。

只能亡羊补牢,向伯尼斯大力推荐黎紫书参加来届的文学节,并处理联络、简介、作品翻译等事情。我不知道单凭我一人,能做多少,但当仁不让,舍我其谁。这样是绝对不够的,热情迟早会熄灭,在这有限且不成熟的市场,非营利组织如作协必须找来资源($),持续的、有计划的敢敢投资让马华文学渗透各个领域,接触更多读者观众。

办比赛、办课程,只是在培养作者。读者呢?没有读者,要那么多作家有屁用?

2016.03.21 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