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我不好


朋友车子遭爆镜偷走手提袋,她说:都是我不对,把手提袋放在车里。

你被抢了,还得认错,这是什么道理?警方不时发布数据,说犯罪率如何如何降低,好像从来没看过说升高的。你相信数据吗?犯罪率降低有两种可能,一是罪案真的少了,二是人民连报警也费事。我希望是前者,谁不?但我有一个自己的故事。

话说七、八年前我车子也遭爆窃,我到警局报案 。

"你好,我车子遭爆窃。"我面带微笑的说。

"在哪里发生的?"警察问。

"噢,就在你的警察局外面,约一百米。"

警察脸色有点难看(堪),微微摇头,然后继续依程序备案。

报警只为了保险赔偿罢了,不期待什么绳之以法。有一个新山的朋友跟我说笑:没被抢过,就不算新山人。那些数据都不能让我们安心,人民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比如八打灵的住宅区吧,居民自设围栏、聘用保安。以前畅行无阻的路,现在都得兜兜转转。为了防范坏人,只好麻烦好人。

你要完全怪警方吗?又未必。当过警察的朋友告诉我说,马来西亚警察对人民人数比例偏低,他的同事个个都操劳过度。我维基一下,这里每10万人民有370位警察,其实比联合国建议的300来得高(新加坡是750,只是顺便提提),但非法入境者大概未考量在内,这我就无从估算了。只知管这个关口的,不是警方。最近政府又有消息说要引进百五万孟加拉外劳。并不是说外劳都是坏人,绝对不是,但人多毕竟难管理啊。

媒体的朋友说其实警方某些部门效率高,办案能力强。这我还是相信的,像以前我爸车子被偷,事隔半年后警方大破偷车集团寻回。可能警方把有限的资源都集中在源头的大案。也只能这样子相信了。平常嘛,就继续藏好财物、免单独行走、莫行暗处、拎手提袋时留心来往摩哆...

话说我的魔术老师安森莱受邀韩国演出,深夜乘计程车回酒店时见一少女在街上独行。他关切的问司机:"这么晚了,怎么那个女孩一个人?"

司机反问:"为什么不能一个人?"

安森莱说:"会遇到坏人啊!怎办?"

司机笑答:"没这样的事。"

安森莱说他感慨得几乎流泪。

南韩警力对人民比率,是每10万人民有195位警察。

2016.03.07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