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债

有供应商上门追我公司还RM400运输费。没少写几个零,就是四百。只是疏漏,慢了还。很久很久,没有被追债的感觉。我向来还钱和交稿一样快,就算数十倍的数目,就算没单没据,只要口头答应过的,必还。那供应商之前和我没有往来,否则也不会为四百块大费周章,这我不介意。

和我有往来,又好意思追我的,我就介意了。曾有一旧同事离职,后来追讨佣金。佣金向来是收款后月尾便付,从来不拖,明知我的为人和标准作业方式,还来追债,这我就接受不了。不过,也许他以前的雇主给他不好的经验吧。

做生意讲信用,当然不只是用讲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对自己的信用那么轻忽,我的伙伴曾接触过某甲,便是信用挂在嘴上而已,口说还钱迟迟拖欠。后来真的还了张支票,伙伴高兴的要存入银行时,发现日期写的是3000年,要一千年后才能兑现。听说某甲有一回对债主发飙:“就是不还,你想怎样?”于是被毒打一顿。(抱歉我无法同情他)此人后来行骗,大概万劫不复了。

又常听说哪些类型、哪些种族的人信用特差,我不同意。我接触过好些一诺千金的,印象最深的是我爸好友希沙慕丁的故事。我爸是希沙的供应商,有一阵子积欠上百万吧。我爸节俭,办公室比较破旧,地毯没了粘性,半掀起来。希沙来访不小心踢到,几乎绊倒,劈头就说:“怎么不把地毯修好?绊倒我了怎办?”

我爸不快,心里嘀咕,欠钱还那么大声?希沙继续说:“我受伤了,谁还钱给你?”想想也对,大笑释怀。后来希沙每月准时还钱,有一回火患把他的厂给烧了,他也没有脱期。

希沙是马来人,某甲是华人。总之,不要一竹竿打一船人。

前阵子接手一家欠债累累的公司,才第一次接触者这“成语”:债多不愁。反正没钱还,也不去想了,有几个月那感觉还真有趣,欠钱也好像也能蛮自在的,但很快就受不了 — 不只是供应商,是我受不了。去谷歌一下,出处是李流芳诗:“人言债多人不愁,我为债务终夜忧。”

我可不要”终夜忧”,更不要变成某甲。最后,还是把最不想卖的东西卖掉,还个干净。

 

2016.02.22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