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首

马来西亚音乐教父周金亮,唱歌作曲填词制作是当然的,此外他为提拔新人当经纪、为音乐剧当编剧导演、定期为学生讲课、为报章写专栏、自己写书出版。他发愿今生要完成一千首歌,总是同时做着多项工作,却还能偶然和朋友吃吃喝喝。一个人干嘛要做那么多事情呢?我原本以为也许音乐路难,为了生计,后来我觉得我完全错了。

大家一般把我定位为诗人,因为曾用魔术设计诗歌朗诵,又有人称“魔术诗人”,大概都认为我善于表演。但我也写散文,最近在“学着”教散文创作班 ,也在学填词、学编剧、学创作英文诗歌、学写小说、办文学活动。有人问我我也问自己,一个人干嘛要做那么多事情呢?就在回答着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误解了周金亮。

我只是想把自己擅长的事,淋漓尽致的发挥。为什么呢?因为想在人间留下脚印。

我四十,他六十,半生已过,大局已定,突然发现时间有限。你若太年轻不明白,去听听陈奕迅唱、黄伟文词的“陀飞轮”。对很多人来说,人生不过雪泥鸿爪。但艺术家不同的是,人不在了,作品和精神或能永存。电影Shakespeare in Love中莎士比亚的女友背叛他,他把以女友为主角的剧本撕毁,怨愤的说:“I could’ve made you immortal.” (“本来我要赐予你永生的。”)作品,是我们唯一和时间抗衡的武器。

我不是莎士比亚,才华也许有点,但不是天才,下一篇作品大概也不会是什么旷世巨著。周金亮大概也不会说自己是天才,下一个作品大概也不会是经典金曲,但再下一个,可能就是了。某友对我说不认同周金亮坚持写一千首歌的做法,觉得好歌能写出一首就够。但我们不是天才啊,也许要写一千首,才会遇见那首传世的。而某友其实已经回应了自己,因为他赞叹的说:“我不喜欢他的作品,不过,《农夫》实在太好了!”那大概是周金亮第五百二十几首作品吧,我随便猜的,也差不远。有的作品就算不成经典,也会有其知音。我的学生说喜欢我的两首诗,我不敢告诉他说,那是我最不喜欢的两首 。哈哈。

我就是这样拼了,把仅有的才能榨尽,让更多形式的作品接触更多人,在人间留下印记。我意识到自己的动机后,猜测周金亮也是这样的心态,我原以为的生计攸关,实在肤浅。

也许我还是肤浅,毕竟他比我长二十岁,境界可能更高了。

2016.02.15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