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烟相报

这是再十年都解决不了的,因为大家一直在用螺丝起子想解决铁钉的问题。马来西亚只能用外交,新加坡愿意提供援助,印尼说会严厉执法,民间依旧每年烧芭。原因很简单: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生意没人做。这是个经济问题,不是外交、技术、道德、环保、 法律问题。

只要用火是最廉宜的方式,民间就会继续用火。若甲公司不用,成本就比乙公司高,竞争力便削弱,要嘛跟着烧,要嘛收档。要如何说服他们不烧呢?只有两个可能,一,提供更廉宜的技术(却没什么比火更便宜的了);二,以法律手段提高烧芭的成本。人对钱的反应是最直接的,比方说要减少市中心交通流量,苦口婆心规劝市民用公共交通,效果有限;但像新加坡、英国那样,进城收过路费、提高停车费,便立竿见影。马来西亚要鼓励使用网上转账,只要提高支票收费,降低网上转账的费用,其他什么都不必多说。立法让烧芭者罚款坐牢,成本就提高了。

印尼总统承诺严惩烧芭者,但在一个贪污如吃饭的国度,恐怕也没用。某友去印尼旅行时乘搭计程车,遇到交警,司机搅下车窗,什么话也没说就给了几块钱,交警便放行。他暗忖:在我老家至少还要演演戏,说你超速噢要怎样解决哎呀给个机会啦,在这里效率可高了,废话少说,连打眼色也免,直接交易。在这种地方,如何期待执法严明?

却又回来看第一个可能:提供更廉宜的技术。真没什么比火便宜吗?也许有其他办法。如果政府给予开垦津贴,以赏代罚,不烧芭还有钱赚,对烧芭者来说,就没有理由继续冒险烧芭了。但这做法会面对阻力,大众一定会问:烧芭本不应该,怎么还要纳税人付钱?名作家Malcolm Gladwell在文章中谈到,美国丹佛YMCA提供某些流浪汉免费住宿,因为他们在街头制造的麻烦更大,让政府开销更多。这肯定引起道德争论,怎么不事生产者还有免费住宿?但这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整体效率问题,也不是每个流浪汉都能有免费住宿,就那几个特难搞的。印尼火患便是这么一个难搞的。

哪个政客有种提出并执行这样“荒谬”的方案,补贴不烧芭者?又,谁来买单?首先当然是印尼,但我在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愿意一同付钱买平安吗?我不想吸烟,举手赞成,支持那个有种的方案。

2015.10.05 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