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一天

今天你长了一岁,据说,这天是你特别的日子。

日子依旧塞在满满的收件箱,待处理的文件一份也没少,老板的同事的顾客的催促如常积压成捆绑双足的巨石。有时你会想就此抱石跳河,在水底,一定很安静。而你没有安静的时候,祝贺的罐头简讯开始侵略手机。你老早就把日期在脸书隐藏了,还是有人公式的记得。你还是感激的,必须一一公式的道谢。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好友说一定要聚餐,已经联络好了谁谁和谁,要在哪里哪里还是哪里?今天你最大,爱吃什么就什么。你想吃简单的馄饨面,但始终无法说出口。

老板走过,说生日快乐,他的文件不急。他催促同事,而同事要交的功课,其中一份就在你收件箱里。这日子意义如何特别?你算了算,全世界70亿人口,大约两千万人在同一个日子诞生吧。希特勒的和你一样,拿破仑也是。你准时下班,如常游进车队。忽然后方警笛鸣号,是警察为官车开路,两排车队中间让出官道,任它们快速通过。官车车镜墨黑,看不到是何许人。黑镜不是违法吗?特别的人,每天都是特别的日子。啊不,每天都特别,还特别吗?那他们的特别是怎样的呢?

想着想着,到了餐厅,朋友云聚,气氛吵闹。礼物纷纷送上,还没打开便在设想礼物的去处,你想起房间杂物纷陈尚未收拾。闲聊的内容和平常没差,然后巧克力蛋糕隆重登场。你在节食,但无法说,你最不喜欢甜食,也无法说,寻思明天必须运动。许愿时其实脑子一片空白,始终不懂得是,熄灭的蜡烛不是象征死亡吗?能有什么实现梦想的魔力?你全程还是显得很高兴的,很有活力的,有时候你必须假装开心,让那些必须让你开心才开心的人开心。

你比平常迟回家,懒得搬动礼物,都留在车里,顿时感觉那也是个巨大的收件箱。你把浴缸盛满温水,脱下衣裤随手抛在地上,慢慢泡进浴缸。你这天才老了一岁吗,你天天都在老。你缓缓把头浸入水中,躺在水底。

真安静。

 

2015.09.12 刊于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