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很难

我父亲做了一件事,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明白了也做不到。

话说他种牙时,牙医失误,毁坏了神经,下巴没了知觉。此后他下唇稍微扭曲,偶尔唾液流淌而不自知。牙医从头到尾没有道歉一句,复诊时还另征收五十令吉。

为什么不告到他“甩裤”?我问。

起初父亲只是笑笑,多问几次后他笑说:“我还能吃还能说。如果我告他,他的执照可能就没了,前程就没了,如何养家活口呢?”

当时我年少气盛,不以为然。现在还是愤怒中年,仍不以为然,却赞叹于父亲的大度。父亲老年悠哉游哉,反正下巴无感已成事实,他没让这点“小事”破坏他的生活,选择原谅牙医,再也不提起。

怀恨是很累人的事,累自己也累别人。我一直觉得某人负我,心怀怨怼,避之不见,然逢人就埋怨。日久以后,尽管心里还是不满,竟想不起究竟他负我何事了!此人曾是好友,但这时我连过往的美好时光也忘了大半,所记得的也蒙上一层恨意的阴霾。

怨恨埋没了一切,就算我能原谅,一时半刻也扯不下脸皮修好。若当初我有父亲的肚量,那件想不起来的小事当能一笑置之,如今依然有一位好友。

其实这世上存心害你的人不多,有时你觉得对方背弃你,他不过在追循自己的方向。比如同伴合伙创业,半途一方的人生方向转变而求去,你可以觉得他背叛,也可以体谅祝福,前者烦恼自寻,后者放下自在。要走的人终究要走,你要如何对待自己的心,都在一念之间。难道你在走自己的道路之时,完全不曾负人吗?

道理我懂,但还没做到。父亲没留下牙医的详细记录,大概担心我会去放火。就算现在我不会真去放火了,还是偶然想象自己上门臭骂他一顿,同时录影上网。那个负我的家伙,以前每天咒骂他一回,已减为每月一次,目前的目标是完全忘记,却不觉得能原谅。执着是魔啊!

放下,是修为,我还做不到,所幸有父亲这段故事为提醒。我想最自在的境界,不只是放下,而是本来就未曾提起。若说我们都是生命中四方而去的过客,所有的交汇都只是暂时的,无所谓负与不负。

这样,都无须介怀了。

2015.08.03 刊于中国报。

Tags: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