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鹿 /郑云城

听完两头大象打架的故事他知道
必须压死一只鼠鹿

因此,逢有派系斗争他知道
最终必须寻找可以转嫁的一条出路

高小事件就是它的出路
茅草行动就是它的出路
三保山就是它的出路
柔佛古庙就是它的出路
种族课题就是它的出路
华人就是它的出路
就是被压死在路中央的那一只
鼠鹿

若鹏:1999年动地吟我朗诵此诗,今董总之乱让我再次想起。别人不打我们,我们自己打自己,被压死的那只鼠鹿,还是华裔子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