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 (上篇)


我们一方面对老千恨之入骨,另一方面又把Ocean 11、《千王之王》这类影片看得津津有味。一些是虚构的故事,但像Catch Me If You Can、Wolf of Wall Street却是真人真事改编。明知诈骗罪恶,却又赞叹老千心思慎密、胆大包天,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向来崇拜聪明的人,尤其老千能掌握心理,把众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为什么老千英语叫con artist?我找不到缘由,难道是把完美的骗局当成了“艺术”?而con原来是confidence的缩写,骗局叫confidence trick,取义必须博取信任才能行骗。

我很“欣赏”的一位老千是Victor Lustig,匈牙利人,二十世纪初活跃于巴黎和纽约,魅力超卓,通晓几种语言,像武林高手般有外号:“卖埃菲尔铁塔两次的人”。1925年间,他冒充巴黎市政府官员,召集废铁商在高级酒店开秘密会议,说维修埃菲尔铁塔实在太昂贵,市政府打算把它拆掉,要招标看谁能承包。又说未免公众反弹,要求大家保密。现在听起来不可思议,但铁塔是为1889年巴黎世界博览会而建,没打算永久,而且当时确已陈旧不堪。Lustig用豪华轿车载商人巡视,借机观察猎物,相中了想要做大生意出位的Andre Poisson。

Lustig告诉Poisson他得标,翌日就要交订金。Poisson高兴之余却又犹豫起来,到底眼前这位Lustig靠谱吗?眼见到口的肥羊就要溜走,Lustig却放轻松,聊起生活上的牢骚:“我们这些政府公仆啊,哪有机会像你们生意人那样发迹?生活开销大啊,谁不想过好一点的日子?”这些话Poisson一听就明白了,Lustig分明在索贿!陌生的Lustig刹那间变成熟悉的贪官,贿赂必能成事。次日,Lustig抱着一箱现金(订金还加上贿款),匆匆离开巴黎。而Poisson没有报警,因为觉得太丢脸了。Lustig后来故技重施,二次卖塔,几乎成交,但商人报警,Lustig及时逃脱。

最让我“神往”的就是Lustig假装索贿的那一招,扮官员扮得透彻,把常人判断真伪的心理捉得奇准。你以为自己很理性,凡事能全面分析吗?不是的,当面对复杂的状况,又有时限压力,我们往往单凭一些简单而熟悉的细节作出判断。简单如选购手机这件事吧,三星和苹果的功能比了半天,最后决定苹果,因为外观好看,最多朋友在用。再举一个据说是Titanic Thompson的故事为例,他对羊牯(待宰的羊,即行骗对象)说有赌马内幕,问要不要一起下注。羊牯本来兴致勃勃,到掏钱时却怀疑起来,Titanic灵机一动,说:“才不管你,投注站要关了,我得跑过去,我的大衣你先帮我拿着。”接着把大衣脱下交给羊牯,转身就跑。这时羊牯把Titanic叫住,拿出一大笔钱请他帮忙下注。在那一刻羊牯没有空间深思,Titanic把大衣留下,当然表示他会回来拿呀。你说Titanic还会回来吗?

(待续)

2015.05.18 刊于中国报《杂乱有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