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邪魔外道!

邪教不难辨识,拜魔鬼丶纵欲者,大家多会远远避开。附佛外道就不一样,打着佛家的门面,对佛法一知半解的信徒糊里糊涂的就入门了。但,这有什么问题呢?三大宗教各有许多流派,真理也许只有一个,然而人的诠释林林总总。天主教徒说基督教徒误解,基督教徒说天主教徒不对,耶稣要帮哪边?佛教不知有几个法门,但比较能互相包容吧。回教,就不要多说了。

宗教缘起往往因为一个人,这个人说他和上面那位很熟,知道你所不知道的道理,你听着听着很受用,便决定投入。几千年后的今天也有人这么做,有者创立全新的宗教,有者在现有信仰上建立新的”系统”。所谓“宗教”,基石是信仰和系统,未必牵涉鬼神,像畅销书《秘密》述说某种神秘法则能让你心想事成,“信众”(读者)百万,算不算宗教?但作者当然不会如此定位,和宗教竞争自我倒米。

那么,在现有信仰系统上作文章,自成宗派广招信徒,有什么问题呢?本来,人有思想自由,要创什么驴教军教洪教古古教睡懒教,也有其宣扬学说的自由。我相信不相信,是自由自主的判断,旁人实无需过问。附佛外道以佛教的系统出发,宣扬“自成一格”的“道理”,往往被标签为“外道”、“邪教”,但这是传教者和信徒间你情我愿的关系,不能说他坏了哪一条法律,只能说并非正统。和所有宗教信仰一样,你很难说它“错”,因为这本来不是科学,没有绝对。

尽管如此,还是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前提:信仰内容向善,传教者也是向善。教条是否符合社会道德标准很容易判断,但传教者的用意就不那么明显可见了。传教者有三种:一、欺人;二、自欺。

第一种就是骗子,骗子骗子骗子。老赛和老驴两人低劣的魔术手法和心理战术,卖弄“神通”,根本逃不过我辈魔术师的法眼。他们很“不幸”的活在Youtube年代,就算没有魔术师揭穿,失手的片段都大量流传。可是,信仰这回事不可理喻,一开始很难让你相信,而一旦你相信了,就很难让你不相信。魔术师詹姆斯.兰迪曾公开拆穿信仰治疗传教士彼特. 泊泊夫的伎俩,泊泊夫能知道现场信众的私事,全赖事前调查和无线耳机“通水”,但往后依然有追随者,依然买房子、开名车。骗子往往是很有魅力的,精神没有依归的信众轻易就漠视所有反面证据,选择相信“教主”。

第二种是连自己也骗了,相信自己真的是上面的代表,真有神力,真心普度众生。在兰迪揭穿各类超自然骗局的过程中,发现有的人根本无意欺骗,而是真以为自己有超能力。比如,他们“觉得”能预知掷骰子的结果,其实准确率并没有超过六分之一,但总有诸多自欺的借口何以预测失准。我不会谴责这些人,只觉得他们和信徒都很可怜。

第三种,就是“坚嘢”,真神人也!问题是,第三种和第一、第二种,长得很像。

我痛恨借宗教欺世盗名、利用众人的脆弱喂饱自己银行户口的骗子。那些本来应该求医的病人,不只把钱奉献给骗子,还丢了性命。骗子下不下地狱我们看不到,但至少应该进牢狱,偏偏法律往往又管不着–我说我和上面很friend,哪个法庭可以证明我欺骗?

可是这世间善恶有时并非黑白分明,某些教主的基金数以亿计,办学校、办医院惠益许多穷人,就算他中饱私囊,那些溢出来的金钱和“善行”,不也帮助了一些人?有时真不知如何是好。


2015.03.09刊于中国报《杂乱有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