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这样的诗,我也怕有人“屈”我sodomy

东方日报的图说:“和大树下老阿姨用‘人字拖’打小人不同,年味节上有为穿戴整齐的男子示范打小人,成功引起注目。”

我猜想记者没在现场,看照片乱写罢了。(老阿姨也不在大树下,未必用人字拖。)

本来想临阵脱逃,不演这场,因为实在想不到喜气洋洋的节目。后来沟通错误,我的名字在节目里,只好逼着创作,修改之前的打小人。

这纯粹为考量非文学观众表演而作,绝对不是好诗:

打小人

打你个小人头,祝大家人人都能花1200块染头发
打你个小人面,祝大家有头有脸,升官然后发财
打你个小人眼,愿各位看不到(不要看不要烦)
病入膏肓的1MDB
如何高烧骨痛像蔓延的Denggi
还有百上加斤的GST
越压越小你口袋里的马币
打你个小人耳,时运高听不到Ibrahim Ali放屁
打你个小人嘴,大家过年吃饱饱,比交通警察还够力

打你个小人手,祝大家都能一手遮天
打你个小人脚,把煽动心情的声音踩在脚底
朗诵这样的诗歌,我也怕有人”屈”我sodomy

我该如何祝贺这个国家
如果羊年依旧是洋洋得意的豺狼当道
但我们绝对不是待宰割的羔羊
共同的呐喊喷出愤怒的火焰
随时燃烧成太阳  燃烧邪恶
终究否极泰来 三羊开泰

希望的咒语
和我说一句
打你个小人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