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展望什么轮

(编辑必须把“粗口”删掉,这是原文。)

过去一年参与社团工作,无论是文学团体还是某些华团,感觉都像跑仓鼠轮,大家很努力跑啊跑的,还是在原地滚去年前年大前年的东西。年终互拍肩膀说过去一年辛苦了,的确也付出许多力气,但就始终是在笼子里的仓鼠轮。有人看透了不想再做仓鼠,便离开笼子,新进的成员不知道要干嘛,长老们就把他指引入仓鼠轮。

新的一年,我期待能换轮,什么轮都比仓鼠轮强。要换轮,首先要把老旧的螺丝和框架拆掉。有人就会紧张起来,你把老轮拆了,以后我们该做什么轮呢?现在可以对外吹嘘说我跑了一年,流了一年的汗水,我的傻劲娱乐了观众。没轮了,我拿什么来吹牛?其实跑轮的也不是傻子,都在社会打滚多年,不会不知道这么个跑法没轮用。但拆螺丝、卸框架得罪人多,重建工作更是考脑费力,而且无利可图。

有的团体一味喊穷,说了十多年了,从来没去设法开源。比如能不能开发产品服务,长期经营?除了办吃吃喝喝的筹款宴会,能不能办些有意义的收费课程和表演?更有的团体抱着大笔定期存款,还是喊穷,不敢动用祖上留下来的资产,每年办些小家子的活动。这些动作都有意义,可是其影响原可更深远,但没人敢扮演“败家子”的角色去花钱。

我听说过对陈凯希先生的评语,说他赚五十捐一百,问他为什么,他说另外五十以后能赚回来,这样的精神很让我钦佩。非营利机构本该把钱用得其法,而非坐拥金山,当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信念。当然有说节俭是华人的美德,但节俭不同于守财,钱不花则事难行,组织的愿景和任务如何实现?只能困在小格局的笼子里跑仓鼠轮。

拆螺丝和框架前,最好已有重建的蓝图。比如建水轮,水力发电也好、取水灌溉也好,架构有了就算是找仓鼠来跑,每跑一圈还是惠及万民。做车轮也不错,但要往巴士或更大的格局去想,载更多人走更远的路。再不,做摩天轮,虽然去不了哪里,但起码够大,装满笑声。要当这蓝图的工程师,必须有雄心、有魄力、有胆有识,而且必须无私。搞小圈子政治的人多,而英雄难求,难怪俯首可见的还是仓鼠居多。

总有人劝告我不要写这样的文章,尤其新年,和和气气的说些吉祥话不是很好吗?那些话我说得多了,工作不见得有什么起色。只有能对号入座者才会对我生气,他生气因为我碰到痛处,他是痛定思痛还是把我排挤掉,我才不在意。因无所图,故无所惧。

我脚下的是风火轮。

2015.02.16刊于中国报《杂乱有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