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牙根

不会痛了
我还是一枚牙齿
维持相同的位置
排列整齐
尽忠咀嚼无味的日子

我并非丧尸  只是
一枚牙齿
疼痛把我钻开  金属深入
剔除腐蚀的神经
剧痛以后
就不痛了
测量空虚的深度
树脂填补 套上牙冠
便能耐过天荒
地老的沉闷

“我爱你”
还在坚固的珐琅质里共鸣
但我已失去生命
无法
再痛了

2015.02.10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