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是乌龟

在预知必败的赛事
我们还傲慢成兔子
在每一株荫凉的树底
歇息 滑手机
甚至点烟
没看见风景中的乌龟
缓缓爬过

我们拔足狂追
却愣在终点前
他在线后面
歇息 滑手机 点烟
偶尔抬头
缓缓招手

 

2014.09.14 刊于星洲日报

后记: 和何乃健谈癌症与生活后,开始写这首诗。本想传给他看,终究来不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