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儿子没得铜奖

得奖是高兴的事,无论文学奖、最佳员工奖、赛跑第一名(当然最好是彩票头奖,但那是另一回事)。我得过一些文学奖、一些赛车奖项,但刚发现所有喜悦加起来,都比不上儿子得奖。

兹行的小学派他参加奥林匹克数学比赛,我和太太想,学校不是有眼无珠,就是人才凋零。就当作让他吸取经验吧!这小子,噢不,这所学校大概没什么希望得奖。国际学校对我们这种华校背景的家长来说很奇怪,功课很少,上课像玩耍,也没有什么考试。参赛同学的家长获知孩子参赛,突然都变“惊输”,在家恶补。而校方呢?不过每周多安排几次半小时的练习,而且题目粗浅。后来知道我们在家训练,还劝告说不要给孩子压力,学校的练习已是绰绰有余。嘿,外国人不懂华社子弟的数学能力有多强,想当年我在美国念大学,那里的数学程度比独中还低。在这里的数学比赛,不加把劲怎么应付?

比赛当天我载兹行到力行华小,除了本地学生还有外国参赛者,十分热闹。兹行表现十分轻松,因为我们始终强调去玩玩就好,赢不赢无所谓。(他是不可能赢的。)我在附近喝茶,两小时后回去载他。

“如何?”我问。

“比想象中容易。不过有的不会,我只好乱猜。”他说。

“什么题目不会?”

“比如这题:3429个数字组成这本书的页数,问此书共有几页?”他说。

首先我惊讶他居然把数字记得那么清楚,然后我惊讶自己居然不会马上回答者小学程度的数学题。父子共进午餐时涂涂写写,才一起把答案演算出来。

翌日还有其他组别比赛,我们就没参加了。后来现场的家长传来简讯,说成绩揭晓了,兹行得了个人组铜奖、团体组银奖!

我和太太傻了一下,因为他是不可能赢的。搞不好团体组本来该得金奖,就因为兹行才把成绩弄坏了。我们低声商量,说只告诉兹行团体组银奖就好,这些家长不晓得会不会看错听错,万一告诉了兹行,后来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岂不失望非常?还是等校方公布比较可靠。兹行听了银奖很高兴,径自去玩,不知道两老暗地里患得患失,又兴奋又害怕。

后来那些家长来讯,说:看错了。

果然。我们失望了一阵。

谁知下一则讯息却是:兹行得的是金奖!

这下好了,我们更加坐立不安。有没有搞错,他是不可能赢的。我们更不敢告诉兹行,自己紧张兮兮的等周一校方宣布…

这小子果然得了个金奖!

兹行很高兴,但只是腼腆的笑说:噢, OK… 哎呀又没有礼物。倒是我们两老喜形于色,答应生日时帮他办派对。原来儿子得奖比自己得奖更开心,就算你现在给我个诺贝尔,我也只是噢OK,但儿子得奖,我就想办派对公告天下了。以前自己第一次得奖曾经如此喜悦过吗?也许因为从小就被教育胜勿骄,从来就习惯压抑兴奋。况且如果逢人就说自己是诺贝尔得主,那是自大自恋,但逢人就赞自己儿子大家总能接受吧?

于是第一期专栏就写这个。我的儿子没得铜奖,是金奖,而且他是不可能赢的,我们还是如此觉得。
答案: “应该”是1134页,如果我搞错,请指正我。

演算 这里找

2014.01.12刊于中国报专栏“杂乱有章”

1 thought on “我的儿子没得铜奖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