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们的东南亚华语

在小贩中心买油条,老板问:”吃的?”

“是。”(难道是喝的?)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在这里吃的?”

“要不要砍?”

我其实很想看他砍油条,想象他拿出菜刀,大吼着把油条碎尸万段。迟疑半响,还是说:”不必了,留全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