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水

当年的晴云轻轻沉落
游在水面是嫁衣的红
笑语喧哗 花香水暖
后来出走的男人
匆忙撞翻

泼湿家门前干裂的石阶
点点滴滴在烈阳下慢慢蒸发
凝聚成前生的云,雨下在
来世你梳妆时的窗口
归还当年错失的彩虹

2014.11.11 刊于南洋文艺

后记:此诗和〈夜店〉曾在台北动地吟结合魔术表演。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