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块钱救三个人

台北动地吟演出翌日我就感冒了,大概压力一下子卸去,连免疫系统也自行休假,常常如此。早上7点出发去机场,我5点便不能再睡。我想象自己在飞机上连续流鼻涕、打喷嚏四个小时,邻座的乘客有多可怜,于是决定非买药不可。

我步行一公里到師大路屈巨氏,店长为我找到感冒药,价钱是台币130元,我这才发现身上只有98元。不要紧,台北是个很方便的城市,隔壁的7-11旁就有提款机,却不料我的提款卡、信用卡通通不能用。我顿感无助,走入7-11问店员能不能用马币兑换些台币。店员很礼貌的建议:“要不要找警察帮忙?”我听得出来,他把我当成骗子了。也难怪,大清早的有人拿着他不熟悉的货币要求兑换,换做是我也会起戒心。

我再回去找屈巨氏的店长,告诉他我的难处,问有没有便宜点的药。他不嫌烦的翻了一下,找到100元的。

“可是我只有98。”我说。

店长顿了顿,笑说:“两块钱就算了,我帮你给。”

“谢谢你!太不好意思了!”我万分感激,虽然只是两块钱,那是区区马币两角罢了,但那时候我最缺的就是这两块钱。

“不要紧,有时候在店里打扫时还会捡到钱呢!”店长笑说,我知道他只是要让我宽心些。

之后,店长还送我一小瓶水服药。临走前,我把他名牌上的名字记下来:罗仁人。

回到马来西亚,我写了一封感谢信给台湾屈巨氏,希望顺利寄到。

罗先生,你的两块钱不只帮了我,还有飞机上坐我左右的乘客呢!

(可惜没有自拍 的习惯,忘了和店长合照一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