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翻译,急!

要翻译,急!

我公司有接翻译工作,某农业部门从中国购得一份专业文件,得从中文译成巫文。顾客说:急。

农业丶中巫,我只得求助何乃健了。大家知道何乃健是马华诗人,未必知道他的语言天才。小时候他住泰国,懂得泰语,后在马长期服务农业部,巫文能力也很强。最近我策划捷运诗,其中两首马华诗作就是请他翻译的,而且速成。我要付费,他说小事,不收。

何乃健看到那份专业文件时就头大了,倒也不是困难,只是繁重,而且他已有工作安排,要赶给顾客似乎不太可能。但他还是要做,是出于助人之心:“在马来西亚能翻译这样的农业文件的,大概没几个人。”我想,大概只有何乃健一人而已。

工作时间安排了,也报价了,顾客说上司将开会敲定。这件急事一拖就几个星期,何乃健追问我,我追问顾客,顾客说在等上司开会决定这件急事。何乃健比他们更牵挂此事,但追了几次之后,也只好笑笑:“他们就是这样。”

现在,顾客大概还继续抱着那份他们看不懂的中文专业文件。到他们真想翻译时,大概也不可能了。如果想看何乃健翻译的诗作,那还行,乘搭轻快铁时抬头读读他的作品吧!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